-警車趕來,把雷科等人帶了走。

因為有老闆娘陳玉蘭的極力作證,顧北風作為受害人,就冇跟著去作筆錄……而是留下來接著吃飯。

然後,所有的烤肉都上齊了,顧北風眼睛一亮,抓著肉串,一個接一個的吃,其它人全部同一個表情,同一個想法……滿是震驚而又無語的盯著這祖宗吃飯。

就,剛剛那人,真的是她嗎?

一人打十個……不,一人打二十個,氣都不帶喘了!

簡直是神!

是祖宗!

是他們崇拜到不行的偶像啊!

太激動了有冇有?

但,顧北風不管彆人是不是激動,她反正是嘴巴不停,一直吃著。

然後,十串肉下肚,饒是顧北風再強大的心理,這會兒也有點無奈了,抬頭道:“都不吃嗎?陳姨的手藝很好,一會兒涼了不好吃了……”

話音一落,宋庭遇先是“啪”的拍了一下桌子,然後滿臉激動的問:“師妹,你,你是哪個隱世家族跑出來的武功大俠麼?就你那功夫,左一拳右一腳,打得他們屁滾尿流……師妹,有空教教我好不好?”

他話音落下,寧革也不甘示弱:“還有我還有我,我也要學!”

然後……一群師兄都喊著要學。

最後是兩個女生,也都一臉激動的盯著她看。

顧北風:……

她隻是吃個飯,還吃出了一群迷弟迷妹?

皺皺眉,很謹慎說道:“如果老師同意的話……”

“我同意!打架這種事,能保護自己,也能保護他人!我必須是同意的!”匆匆趕來的古老頭剛好聽到這一句話,直接就點頭了。

一屁股坐下來,先拿了啤酒喝,又拿了串吃……吃的又快又猛,活像餓了八輩子似的,吃得顧北風都心疼了。

嘴角抽了抽,麵無表情提醒:“老師,你吃的太多了。”

她才吃十串……古老頭都十二串了!

“怕什麼?吃了再烤就行……唔,對了,今天是寧小子請客,還是宋小子請客?這家烤的肉串不錯,以後要常來吃。”古老頭平時教書也不古板,跟自己僅有的幾個學生,私下裡相處,是絕對能打成一片的。

寧革舉手:“老師,我請!”

宋庭遇翻白眼:“說好的我請,下次換你!”

“好吧!”寧革不與他在請客這件事上爭……然後,其它人也不爭,都高高興興的圍在一起吃烤肉。

所說的話題,無非就是小師妹太帥了太颯了,這樣的話。

最後,古老頭總結一句:“乾得漂亮!打架很帥,收尾也很帥!西醫那幫子慫貨,不找事就罷了,找事的時候,咱也不怕事,都聽懂了嗎?要是再遇到這種事情,給老子往上衝!事鬨大了,有老師給你們兜著!”

聽到這裡,顧北風終於明白了,為什麼他們中醫係這僅有的幾個獨苗苗,會如此團結友愛……有這樣一個護犢子一樣的古老頭,能冇有凝聚力嗎?

吃得正高興,顧北風小肚子也快吃飽了,顧玉芳指著她不時亮起的褲兜說道:“小風,你手機總亮,是不是有人給你打電話?”

顧北風一愣,小臉頓時就皺巴起來了。

啊啊啊!

她把大事忘了,江野哥哥說會來接她放學的!

結果,她放學就出來吃肉,又打架……就把江野給忘光了!

關鍵是她還調了靜音!

連忙伸手拿出手機,果然不是江野又是誰?

頓時小臉一苦巴,瞬間乖的不行,聲音又軟又萌,還帶著討好:“哥哥,對不起啊……我,我跟同學出來吃飯,就,就忘了你的事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