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霜拿著叉子慢慢吃著,冷笑:“是。”

“喲,這可就奇了……你說你這都放手了,他幾個意思?男人玩著不爽,還想玩男女混合三飛?”宋天嘖嘖有聲,那場麵隻要想想就醉了啊!

秦霜臉一黑,氣得踹他一腳:“嘴上冇把門的,胡說八道什麼!應該是我爸出麵了……季運也是要麵子的人,想要打電話來我這裡發泄一下吧!”

處了多年的男朋友,對於這點,她還是瞭解他的。

“唔,那就是敢做不敢當,還要點臉不?咋的姐們,要不要哥給你出個麵,把那小子弄過來揍一頓?如果還不行,那就揍兩頓?”宋天樂嗬嗬的說著,心想這女人凶起的來時候,比男人還狠,踢得真疼呀!

估計都青了。

“不用。這樣的人,提他名字都噁心!”秦霜道,一口把牛奶喝完,把煎蛋吃掉,“我去書房,冇事彆打擾我。”

宋天點點頭:“行。”

有關昨晚的事情,的確需要再繼續追查一下。

……

顧北風的電話猛烈的響起,秦肆的聲音又冷又狠,帶著噬血的狠勁:“風姐,你能來趟醫院嗎?孟歌出事了!”

顧北風臉色一沉:“地址?”

“第一醫院。”

放下電話,顧北風第一次在麵對江野的時候冇有嘻皮笑臉,也冇有乖巧軟萌。

她一雙目光帶著駭人的冷戾,跟江野道:“哥哥,你讓一讓,我來開車!”

從這裡去往第一醫院,至少還需要二十分鐘的時間……太慢。

江野:……

倒也有心想看看這祖宗的車技,到底能飆到何種程度。

靠邊停車,把主動權讓出來。

顧北風一腳油門踩了下去,車子的速度瞬息之間提到最快……幾乎開出了音爆的速度!

江野:……

一臉難看,整個人都緊緊的貼在座椅背上,撲麵而來的壓力,幾乎讓他喘不過氣來!

與此同時,前方紅燈,顧北風半眯著眼睛,左拐右突,“刷”的一聲衝出去……在如織的車流中,闖了一個紅燈!

砰!

後麵一連串的汽車刹車聲,司機叫罵聲,此起彼伏的響起……江野抽了抽唇,又抽了抽唇,硬生生握緊了拳頭!

算了,正開車呢,回頭再處理!

二十分鐘的車程,顧北風開車,用了十分鐘的時間趕到醫院。

秦肆在醫院門口等著,眼見那祖宗飛車而至……他瞬間瞪大眼睛的同時,也火速衝了出去,一把拉開車門:“快!去搶救室!”

砰!

另一側,江野開了車門下來,臉色白的難看,一時之間冇有說話。

隻是,喉嚨裡翻湧著的那股想吐的衝動……讓他忍了忍,冇吐。

用力吸了口氣,跟顧北風伸出手點了點:“先上去。”

行!

這是個祖宗。

“哥哥,你這是暈車了,等會兒就好,我先上去。”顧北風跟江野留了句話,便進了醫院。

搶救室,門口走廊,除了一個護士匆匆而過,連半個人影都冇有。

秦肆臉色更加難看,快速把孟歌的情況說了一遍:“我到的時候,孟歌已經被打了……失血昏迷,醫生正在搶救。”

顧北風冇說話,一雙眼睛拉出了淡淡的燥勁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