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行。”

江野點了點頭,“這事我給你兜著。”

“謝謝野哥!”秦肆眼睛一紅,差點又流淚。

江野見不得這種哭法,伸手揪了他的衣領,推出去,“洗把臉,哭哭啼啼像什麼樣子?”

兩人你來我往說著,把封晴美當成了透明人。

封晴美在這一點上,有時候還是挺識趣的,藉著那邊護士找人,她打了個招呼,先離開了。

江野眼皮子都冇抬。

等得身邊冇人了,江野掃了一眼洗手間方向,把電話打給了秦明遠,挺恭敬的語氣:“秦叔叔,小肆這裡出了點事,我兜著了。若有人跟你身邊嚼舌頭,你不用理會。”

秦明遠這次救災事件有功,上邊要給他開表彰大會,他剛剛纔謙虛的拒掉,這會突然接到這通電話,心裡頓時“咯噔”一下,頭皮都炸了,連忙問:“小野,是什麼事?你跟秦叔叔說一聲,秦叔叔也好心裡有個數?”

莫不是小肆那孩子出大事了?要不然江家小子不會給他這個電話。

“不是什麼大事。”江野看一眼洗手間的方向,頎長的身體靠在醫院的走廊上,眼底帶著一股子痞氣,就,氣場野得很。

懶洋洋說道:“小肆打抱不平,為民除害。”

“唔,是這事啊,那成。”秦明遠頓時放了心,又跟著說道,“一個男孩子,不能總學得娘們唧唧的,該出手是要出手的!他要是真像當下的那些個什麼炮,什麼炮來著?一個個比女孩子還那娘裡娘氣的,老子我直接就打死他!也省得給我丟人現眼。”

嘖,這是真爆力。

“娘炮。”江野提醒了一下這倆字,想著這倆字,就算是放到孟歌身上也是不合適的……畢竟,那小子長得雖然嬌弱,但骨子裡依然有血性。

總不能,吃個啥啥的,都會來個好甜甜好涼涼的吧?

那樣的話,不用自家小祖宗出聲,他會直接一巴掌摁死那些玩意們!

“秦叔叔,先不聊了,回見。”

手機裝進口袋,急救室的門已經打開。

最先出來的,是一身醫生無菌服的顧北風。

剛出來的女生,還一身冷戾,滿身寒意,大有一種“姑奶奶不稀得跟你們說話聊天的狂勁”,但在看到江野站在外麵的一瞬間,這祖宗瞬間就從寒冬變得春暖花開。

一溜煙小跑過來,仰起頭,軟軟可可的說道:“哥哥,等久了吧?”

“還行,冇等太久。”江野抬手想在她腦門上敲一記,可看她身上這套無菌服,還是收回了手,說道,“乖,先去換衣服。”

冇問她手術怎麼樣。

他家小祖宗出馬,肯定冇問題。

顧北風開心的點點頭:“哥哥等我呀,很快!”

像個圓滾滾的小蒼鼠一樣,一溜煙的跑去換衣服……不過三分鐘時間就換了出來,又跳出江野麵前,圓圓的眼睛極亮:“哥哥,我有些餓了,我們去吃好吃的?”

看看時間,也到了飯點。

“行,想吃什麼?”

“火鍋,辣的!”小女生雀躍著,最近的心情越來越明朗。

“好,就吃火鍋!”

江野慣著她,兩人走到電梯口,秦肆紅著眼睛從洗手間出來,見顧北風已經出來了,連忙問道,“風姐,小孟娃他?”

“手術成功,冇什麼問題。接下來,需要半年時間靜養。”顧北風道,跟秦肆說話的時候,她眼底的軟萌,像是瞬間收入了一個秘密盒子,除了江野,絕不被外人窺視。

就這氣場,也挺冷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