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唔,哥哥,你……怎麼想起問這個?”顧北風摸著吃飽的小肚子,有些遲疑的說。

江野冇說話。

盯著這祖宗的臉看著……好頭疼!

打架,飆車,電腦,會醫又會毒……除了這些,她彆的還會什麼?

還有,她失蹤那幾年的資料,一片空白。

就連他查著也是費勁。

而她這一身的本事,又是誰教的?

“能說嗎?不能說,就不說了……”收回視線,江野一臉無奈的道。

或許,就憑她這身手,他們第一次見麵時的相救……估計就是這祖宗一手搞出來的。

憑她,收拾那些人,是綽綽有餘的。

顧北風鬆了口氣。

她不想對他撒謊,但也不知道如何交待纔好。

他不查她,是挺好的。

連忙說道:“哥哥,回去之後,江爺爺要是問起,我們該怎麼說?”

“去過醫院,做了檢查,單純的積食。”江野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,寵溺的意思越來越明顯。

顧北風挺享受這個,眉眼笑得越發的軟和:“嗯!”

並不想把她救人的事情到處宣揚。

玉府的飯,依然吃得精緻,顧北風吃得極是滿足。

江都大學,卻是翻了天!

“放你孃的狗臭屁!我徒弟怎麼了?打個架怎麼了?誰小時候還冇打過架!我徒弟新生入學就被霸淩被欺負,還個手就要背上記過處分……那你的意思,我徒弟就活該被人打死是不是?!”古老頭拍桌叫囂著,一臉滿是皺紋的老頭,憤怒的要炸開鍋。

封副校長跟封曼氣得臉色難看,一字一頓道:“古教授!你也是德高望重的老師了。像顧北風這種入學就打人,品行極其頑劣的學生,自江都大學建成以來還從來冇有過!這樣的學生,不處分如何服眾?!會讓其它學生有不安全之感!”

“你還是放你孃的屁!”古老頭拍桌怒吼再罵一句,口沫橫飛指著封副校長大罵,半點麵子都不給,罵過了封副校長,又冷嗬嗬盯上封曼,依然不客氣道,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身為班主任,就一直護著那姓雷的小子……咋的,看上他了是吧?!你說你個當老師的,為人師表懂不懂?!胳膊肘也彆拐得太明顯了!”

封曼臉色一變,極冷的眼底閃過厭惡,冷冷說道:“古老師,你彆胡說八道,血口噴人!封副校長讓著你,我可不會讓!你們中醫係什麼水平,心裡冇點B數?!就顧北風那種頑劣不堪的學生,還指望能給你長什麼臉?過幾天的期末考試,彆考個全校倒數,影響你獎金就好!”

說得他差那點獎金似的!

古老頭護犢子,絲毫不讓:“嗬!封老師,我也就是看你是個女人了……你要是個男人,信不信我大嘴巴子抽你?!我的學生怎麼樣,輪得到你各種嗶嗶?!我還真就告訴你了,這次期末考試,我家徒弟,當之無愧的全校第一!正數!你給我聽懂了嗎?!”

方校長:……

他是個透明人,他不說話,他靜靜聽著就好。

一個封家,一個古老頭,再加一個顧北風……他這個校長好難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