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肆服了。

伸出大拇指道:“野哥,你是我見過的最有魄力的人,冇有之一!”

IBI的執行長,長官大人,這說不要就不要了?

行!

就真挺服氣的:“HS那邊,我親自去盯著……半月之後,在江城有一場拍賣會,聽說有不少古董珍品會參加拍賣會。萬一有藥材的話,我這邊先拿下再說。”

秦肆相信,以他的本事,想要在HS拿個東西,那些人不會不給他麵子。

更何況,江爺想要的東西,誰敢不給?

……

顧北風一覺睡到夕陽落山,她整個人都睡迷糊了,從床上坐起來的時候,還以為自己仍然在做夢呢!

等聞到從門縫裡鑽進來的種種香味,她這纔回神,連忙跳下床,隨意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,便拉開門,邁步出去。

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,客廳裡亮著燈,廚房裡有人影在不時晃動著。

聽著裡麵各種烹炒煎炸的聲音,嗅著陣陣飯菜香味,顧北風肚子“咕嚕”一下……餓了。

吞了吞口水,顧北風目光變得極軟,她走向廚房,剛叫一聲:“哥哥……”

手機鈴聲在身後桌上響起,她一頓,掉轉腳步去拿手機。

廚房裡的聲音驟然停下,江野腰間繫著圍裙從裡麵出來……顧北風轉過頭去看他,頓時就瞪圓了眼睛,然後,“噗”的一聲笑得不行:“哥哥,你,你哪裡找來的圍裙?好可愛呀!”

粉嫩粉嫩的白雪公主小圍裙,搭配一個高大帥氣的冷質男人……這組合怎麼看怎麼都要笑噴。

江野:……

伸手在她頭上揉一把,臉黑的道:“彆鬨。”

他穿這一身圍裙為了誰?

還不是為了這祖宗!

手機接起,江野“嗯”了一聲,又回頭看了眼自家那祖宗,點點頭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“哥哥,誰的電話?跟我有關第嗎?”顧北風問。

要是一般電話,她從來不問,就因為江野多看了她一眼,她就知道這通電話跟她有關。

“算是吧!”江野說著話,把腰間的圍裙解下,仔仔細細上上下下打量了這祖宗片刻,然後道,“去洗個澡,收拾一下。衣櫥裡的衣服,你喜歡哪套,我幫你拿?”

挺自然的態度,就……寵得很。

顧北風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一顆心瞬間暖洋洋的,幾乎要飄了!

她再也控製不住她寄幾,她也不想控製了。

一下跳起來,掛到男人身上,用力的抱緊,抱緊……就是想抱換,永遠都不想放手的那種。

江野嚇了一跳,連忙托住她的小屁屁,把她穩穩抱著,無奈的道:“叫你去洗澡,你跳過來做什麼?也不怕摔了。”

“不怕不怕,有哥哥在,摔不了。”顧北風歡快的說,忽然低下頭,“吧唧”一口在江野臉上親個響,然後跳下地,歡快的逃進了浴室。

砰!

浴室門關上的瞬間,顧北風在裡麵叫道:“哥哥要幫我拿衣服哦!”

就,跟個孩子似的。

江野搖搖頭,摸了摸被她親過的地方,唇角向上輕揚……去往衣櫥裡幫她搭了一套衣服出來。

又想了想,好像隻搭配外衣是不行的。

江野抿唇,最終伸手,把她疊放內-衣的小抽屜分彆打開。

第一層,整整齊齊疊著她的小內內,一溜的動漫風,挺可愛的。

第二層,是她的胸衣,也走的是可愛風。

江野:……

他都不用刻意去看,就知道她的胸衣是B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