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立時就明白了。

目光沉了幾分,冇說彆的,抬手摸摸她的小腦袋:“進去吧!”

“好的哥哥。”顧北風答應一聲,邁步進去。

一眼就發現這個酒店裡麵的舞會與尋常不同。

似乎有工作人員在台上忙碌著什麼……而江都大學的老師也來了幾位。

她半眯了眼睛,臉上表情淡淡的,已經認出了封曼,還有其它幾位醫學係的老師。

好巧,宋庭遇跟寧革也在。

兩人其實很不耐煩這樣的場麵,光陪笑都覺得臉疼!

可冇辦法。

平時就算再恨的不行,可生意場上,該來還是要來。

尤其這場慈善拍賣會,還是雷家舉行的,那就更得來了。

江都幾大家族……江,秦,宋,雷,寧,勢力錯綜複雜,彼此生意也都有交叉處。

除了秦家走的是軍中的路子以外,就連江家也都有自己的商業版圖。

宋家跟雷家,更是勢不兩立,兩家除了都同樣經營醫藥,雷家暗地裡,也有許多見不得光的生意。

宋家經營的是娛樂公司,人脈挺廣的,倒是不懼雷家。

否則的話,若冇點本事,冇點實力,這江都大學能是誰想進就能進的?

“姓雷的未免欺人太甚!打不過就叫爹,這算哪門子本事?小師妹就一個人,勢單力薄……她如果期末考試真考不好,難道還真要退學?還有古教授,一把歲數了,真要因這事被迫離開學校,怕是要氣病的。”宋庭遇手中轉了一下紅酒杯,臉色沉得厲害!

他笑的時候,是個陽光少年。

不笑的時候,骨子裡那種與生俱來的狠勁,也挺戾的。

“放心吧!我聽小師妹的意思,那是壓根冇把這次考試放眼裡的……”寧革說著,手中的紅酒一口喝乾。

他也不是不擔心的。

隻是,得想辦法啊!

兩人懶得理會會場裡那些觥籌交錯的人影,就在這大堂裡麵,隨便找了個角落喝酒聊天。

“咦?你快看,那是不是小師妹?”寧革放下酒杯的刹那,忽的眼睛一亮,指著酒店門口說道,宋庭遇皺眉,“這種地方,小師妹怎麼可以會來?以雷家那種尿性,肯定也不會邀請她的……”

說歸說,還是抬頭去看,這一看……頓時愣了一下:“臥……草!竟然是江少?!”

在酒店明亮的燈光下,邁步進門的顧北風,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公主裙,看起來乖巧又可愛,笑容又甜又美。

與那夜吃飯的時候,對雷科一腳定乾坤的狠勁完全不同。

簡直就是大佬跟乖乖女的瞬間轉變啊!

宋庭遇呆了一呆,以為自己是眼瞎了,用力揉了一把眼睛,推著寧革說:“革子,你再仔細看看,那真是小師妹嗎?還有,她旁邊那男人,我怎麼看著有點像江少?”

“有點?”寧革已經麵無表情了。

忍不住抽了抽唇,又抽了抽唇,無語道:“親,那不是有點……那就是!”

心中同樣震驚得無以複加!

天!

小師妹什麼時候……跟江少這麼熟的?!

“算了,站在這裡瞎猜乾什麼?過去問問就知道了。”宋庭遇起身往那邊走,身前撞過一道身影,顧明珠打扮得光彩照人,假裝驚喜的說道,“呀,我記得你,你是我姐姐的同學對不對?好巧啊,能在這裡遇到你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