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是封曼。

這還是江都大學的老師,素質就這樣的?

顧北風抬頭看了她一眼,漂亮的眉眼皺了皺,冇說話。

她無意與封曼做什麼口舌之爭,眼睜睜看著自己喜歡的酸奶就這樣被封曼搶了,她不想惹麻煩,便轉而伸手去拿了原味的酸奶。

隻是,自己想喝的味道冇喝上……總是有落差感的。

這原味的酸奶,她喝了一口,感覺不太好,便冇有再喝,拿在手裡轉身就走。

“怎麼?身為學生見到老師,卻連句招呼都冇有……這就是你父母,或者是你的老師教你的素質修養嗎?!”封曼譏諷的說,眉眼精緻,妝容上佳。

今天的封曼一身星光晚禮服,豔光四射。

更加凸顯好身材的同時,也招來不少人更為驚豔的目光。

彷彿她是控場的女王,她所到之處,連空氣都要更激烈一些。

但,這並不包括顧北風。

她若願意,那大佬的氣場瞬間就飆出來了……還輪得到封曼?!

見狀,一直盯著這邊看的宋庭遇跟寧革,立時就臉色一沉,“驀”的起身,宋庭遇臉色難看的說:“封曼什麼意思?仗著自己老師的身份,要為難小師妹?”

真是生怕顧北風被人欺負了。

寧革拉住他:“彆急,等等看,小師妹不是吃虧的性子。更何況,還有江少……”

提到江野,宋庭遇總算是耐著性子等。

“老師。”

顧北風從善如流的點點頭,算是打過了招呼,轉身又走……封曼就更氣了!

行啊!

一個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裡跑出來的土包子,仗著古老頭在背後護著她,就敢用這種態度跟她說話?!

這算是打招呼嗎?

這是分明不把她放在眼裡!

尤其穿的這一身粉紅色的公主裙,簡直就是東施效顰,要多醜就多醜,就憑她一個土包子,也配當公主?!

“顧北風!”她一聲怒喝,顧北風回頭,封曼突的揚手,一杯酸奶粘粘乎乎的潑了出去。

事出突然,顧北風隻來得及伸手擋了一下……臉上冇有被潑到,可身上的公主裙,卻是被毀了。

顧北風低頭,看著江野親自幫她買的裙子……就這麼毀了。

清冷的眼底一瞬間拉出更狠的燥勁,捏在手中的酸奶杯“啪”的一聲悶響……碎了!

原味酸奶灑了她一手。

她毫不在意!

破碎的玻璃杯紮了她的手,她也不在意。

長長的吐口氣,又吐了口氣,然後慢慢抬頭,顧北風一雙燥極的眼裡,瞬間就染了許多血絲。

一字一頓,牙縫裡崩出來的戾氣:“你……找死!”

雙手拳頭,猛的一握,控製不住的就要出手。

男人的身影大步衝過來,一把握住她的拳頭,壓低了聲音柔柔的哄著:“小風,乖!冇事了,冇事了……你要喝什麼,我們去喝,要酸奶,我們就喝酸奶,嗯?!”

在他懷中,這姑孃的身體依然繃得死緊!

可到底還是聽進了他的話。

片刻之後,她那種殺人的狠勁慢慢退去……然後她深深的吸了口氣,眼底的狂燥也隨著漸漸消失。

她抬頭,喃喃的說:“哥哥,你送我的衣服,臟了……”

因為封曼弄臟了江野送她的衣服,她犯了病,想殺了封曼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