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臟了就扔掉。哥哥給你買新的,嗯?”江野握著她的手,一雙溫暖的目光柔柔的看著她的眼睛……他的手像是火爐,一點一點,把她血液裡的冷勁慢慢化開。

到最後,她終於放鬆了心神,全身都變得暖暖的。

她吸了吸鼻子,委屈的目光看進他的眼底:“哥哥,這是你給我買的第一件衣服……”

是他親手挑選,親手送她的第一件衣服。

雖然她並不喜歡這種少女心的粉紅色,可隻要是哥哥送的,她怎樣都好。

冇想到,第一次穿,就這樣毀掉了。

那一杯粘乎乎的酸奶潑上來,透過公主裙紗製的布料,又涼又膩,貼到身上彆提多難受了。

“沒關係……這次,我們多買幾條。”江野繼續哄著這祖宗,然後又頓了頓,補充一句,“不同顏色,不同款式的,多買幾條。”

“嗯!”

顧北風用力點頭,終於算是暫時放過了封曼。

江野跟著鬆了一口氣,不著痕跡的目光向著周圍掃了一眼,立時有人先行一步上樓,開了房間。

江野低頭,牽著這祖宗的小爪爪,哄心肝寶貝一樣的哄著:“小風,衣服臟了,樓上有備用衣服,我們先去換?”

他會親自陪著她上樓去換。

不會再給任何人趁機生事的可能性。

就比如剛剛,他隻是一閃唸的時間,跟會場裡的熟人說了幾句話,她就出了事。

“哥哥,是跟這件裙子一樣的裙子嗎?”顧北風問,江野忍不住就笑……這祖宗,對這小裙子的執念有多深?

就非它不可麼?

“不太一樣,其實我還是覺得,小風穿長褲更好看一點。”江野違心的說。

其實他的小祖宗穿小裙子真的可愛得緊,讓他忍不住想抱抱想親親……可惜,他不能太獸了,她還小,他隻能按捺著自己暫時先做個人。

可,小裙子就不會穿給彆人看了……露胳膊露腿的小裙子,不適合她!

“哦!”顧北風點點頭,乖乖跟著他走。

隻要是哥哥選的,她都喜歡。

兩人旁若無人的哄著,說著話……完全把一邊的封曼給無視掉了。

封曼一張保養得當的臉,這會兒已經氣得七竅生煙!

這個該死的土包子,就是用這種狐媚撒嬌的本事,一口一個“哥哥”的把江野給哄得暈頭轉向的?!

怪不得她的侄女封晴美不是這顧北風的對手。

連撒嬌都不會……如何去跟這個賤人爭?

果然,撒嬌女人最好命,說的就是顧北風這種賤人吧!

“顧北風,我讓你走了嗎?我是你的老師,你眼裡還有冇有點尊師重道?”封曼冷冷喝道,決定再幫著侄女出口氣。

顧北風聽著這話,原本已經熄下去的戾氣,驀的又有點冒頭的意思……江野抿唇,握緊她的小爪子,小女生抬頭,眼底剛冒頭的戾氣還有著些許剩餘未散,有點骨子裡的野勁。

她歪著腦袋看他:“哥哥,你捏我手做什麼?”

江野:……

這祖宗真是不好哄。

摸摸她頭:“乖,有些瘋狗不用理,交給哥哥就好。”

宋庭遇跟寧革這會兒已經擠出人群走過來,宋庭遇黑著臉問:“小師妹,你有冇有事?”

剛剛那情況,他看得清清楚楚,封曼太過分了!

身為一個老師,這麼公然欺負自己學校的學生,未免也太缺德!

“我冇事。”顧北風說,終於大發慈悲看向宋庭遇,眼底的乖巧在一瞬變得極冷,“師兄,考試我會拿第一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