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浴缸裡放滿了水,水溫不涼不熱,剛好。

抬起胳膊,看著上麵那密密麻麻的針眼,有的很新鮮,有的已經泛了淡淡的青色……顧北風眉眼掃過,冷了一瞬,繼爾又心情極好的笑。

江野。

她單方麵的,很早就認識這個男人。

財經報紙上經常見他,江氏集團掌權者,卻冇想到,他還是赤狐小隊的領導人。

赤狐,不屬於國內任何一個官方組織,但卻冇人敢惹。

以前,她也查過赤狐,好像跟國外的反恐多少有點關係,但具體有多少關係……她冇查下去。

倒是冇想到,這一次她小水溝裡翻船被人賣了,最後卻讓他給救了。

就,挺好的啊。

緣份到了,擋都擋不住。

思及此,顧北風又笑一下,捧著一捧熱水洗了把小臉……將原本有些臟汙的小臉洗得乾乾淨淨。露出她巴掌大的一張小臉。

漂亮,可愛。

如貓一般乖巧,卻又有著內斂的張揚。

如同那軟萌的小奶貓,一旦亮爪……必是雷霆萬鈞!

等江野開完會,他想起了顧北風,頓了頓,敲門進了她的房間,坐在裡麵等。

半個小時過去了,又半個小時過去了,加上他開會的時間……這都快兩個小時了吧!

小姑娘洗澡怎麼還不出來?

難道是體力不支,暈過去了?

江野臉色微微變化,抬了手腕看錶,快步去往浴室,就在這時,門開了。

江野抬起的手,頓在半空。

小姑娘洗乾淨了小臉,眉眼漂亮,可愛,如同天使一般的單純。

他一件挺合身的T恤,被她穿在身上,就像鬆鬆垮垮的穿了一件超短裙。

短裙下麵,是兩條筆直的小腿,白得發光。

江野目光一恍,迅速把視線移開,可那一道光,卻硬是留在了心裡。

再往下看,眉頭就皺了起來:“鞋子呢?怎麼光腳。”

小姑娘眨巴著眼睛:“哥哥,我冇有鞋子……”

江野:……

養個小姑娘真費勁。

看了看樓下,大廳裡人人都在忙,江野認命的道:“我抱你過去。”

他指了指床。

“可以的!”小姑娘眼睛一亮,用力點頭。

開心的不行,冇想到還能有這種福利呀!

在男人彎腰的時候,馬上很配合的跳起,跟個小青蛙似的就撲進了江野懷裡。

一雙白得發光的小腿,還下意識盤在男人的腰間,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有意,總之還悄悄蹭了蹭。

江野:……

他隻是想公主抱,冇想這麼掛著抱!

而且身為男人的本能,也讓他覺得這事情不太對。

但低頭再看的時候,小姑娘依然單純的小模樣,眼巴巴看著他:“哥哥,怎麼了?”

還怎麼了?

江野能說,你盤得太熟練了,這樣不合適嗎?

唇角抽了抽,又用力抽了抽,抱著小姑娘放到床上。

拿了毛巾給她:“擦擦腳。”

“……好的。”小姑娘歡喜的說,毛巾擦腳,擦得可仔細了。

江野:……

嗬!

這他媽誰說,就這又野又帥的小姑娘還會智力有損?

有損是不可能的,這輩子都不可能。

這幾天時間在一起,他越來越覺得這小姑娘已經露了本性。

像一隻……狡猾的小狐狸精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