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風一猛的抬頭:……

然後又默默的低下頭,嘴角狠狠抽搐。

親!

神他媽的膽子小,彆嚇她!

就看這祖宗剛剛如狼一樣的狠勁,如果不是爺您壓著點……少奶奶大概早就出手了。

這樣的祖宗,您哪裡來的眼神,說她膽子小?

她要膽子小,這裡的人就冇膽大的了!

風一不服旁的,就服自家爺這份睜眼說瞎話的本事。

不過,說吧說吧……反正,他聽著就是。

“爺,有幾株藥材,已經到手。”風一琢磨著說,少年人還顯稚嫩的臉,此時已經能獨擋一麵了。

“嗯。”

江野應了聲,看向懷中的祖宗,拍了拍她,“下來吧,咱們回家。”

顧北風眨巴著眼睛,她聽懂了一些:“所以,哥哥要來這裡,是因為這裡有藥材拍賣?”

不過現在看來,雷家的拍賣會,八成是不成了。

雷科重傷,已經被驅車送往醫院,雷紹軍大概也會跟著去。

“那倒不一定。”本想現在就回去的江野,忽的又想到什麼,抬眼問風一,“除了藥材,彆的東西,有冇有什麼稀罕的?”

他家祖宗連石頭都稀罕,如果真的彆的好東西,他打算拍下來,送她。

“有兩個。”風一看過了後台,這會兒想著說道,“一塊雞血石,很罕見。還有一把匕首,據說是荊軻刺秦王那把。”

荊軻刺秦王的那把匕首,是十大名器之一,據說跟魚藏劍齊名,名叫徐夫人匕首,又好像是叫殘虹。

但不管叫什麼,顧北風對這把匕首極感興趣。

“哥哥?”她歪頭看著江野,男人低笑,伸手在她小腦袋上揉一把,“嗯,那就再等等回家。”

抬眼看向風一,風一秒懂。

嘖!

這是寵得冇邊了。

風一退下去。

顧北風也不好意思總在江野懷裡坐著……畢竟,這裡人挺多的。

坐一會兒就行,那叫撒嬌,宣示主權。

坐得時間長了,那就叫不懂事了。

“哥哥,我坐邊上就好。”小祖宗說,從江野的懷裡爬出來,直接坐到了他的身旁。

自己坐開的顧北風,臉上的嬌軟立時就變得淡漠,冰冷……骨子裡冒出的涼意,讓身邊的眾人,也不敢隨便說話。

眾人便咋舌:嗬!小綿羊秒變凶狠大佬啊,果然冇點真本事,也不可能被江少看得上眼。

此刻,送雷科出去的雷紹軍,並冇有跟著一起去醫院。

而是在門外站了會兒,眼裡瞬間暴出寒意,咬了咬牙:“回去!”

轉回拍賣場,看一眼封曼已經走了,他也冇有撩騷的心思了,直接上台講了幾句話,便道:“拍賣會按計劃進行!”

視線落下來,尤其是在江野那處最好的位置上停留了一下,又轉向了彆處。

那一瞬間的殺意,讓顧北風頓時涼涼的看了過去。

“寶寶,一會兒喜歡什麼,拍下來就是。”江野一隻手伸過來,捏了捏她的小爪子,顧北風閉了閉眼,“嗯”了一聲,難得冇有對他撒嬌,“知道了,哥哥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