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肆手裡抓著抱枕,頭上還砸著桔子皮……瞧著跟逃難的難民似的。

一看是封晴美問話,立時站直了身體,滿臉的狼狽頓收,皺眉道: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封晴美訝然,頓時笑道:“秦少怕是忘了,我是這醫院的醫生。”

秦肆:……

他是真忘了,封晴美是這裡的醫生!

想到之前還罵她滾,秦肆皺了皺眉,到底覺得他一個大男人跟一個女子這般計較,有**份。

還是點點頭,道了聲歉:“之前情緒激動,說話有些不中聽,封醫生彆放在心上。”

封晴美“咦”了一聲,驚訝的看他片刻,將雙手插在白大褂兜裡,有些揶揄的說:“冇想到,秦少還能道歉呢……不過沒關係,之前情況緊急,秦少情緒激動也可以理解。”

這是把那事一筆揭過,以後不提了。

秦肆:……

這女人可真是能屈能伸,被罵了都能笑出聲來……對風姐來說,算是個勁敵吧!

“嗯”了一聲:“我還有事,先走。孟先生這裡,還請封醫生多關注一些。”

他被打出來的時候,還有心情掃了一眼值班醫生排班表。

夜班是封晴美,也是孟歌的主治醫生。

“秦少放心吧,不會出事的。”封晴美再道,目送著秦肆離開。

秦肆一走,封晴美眼底的笑意慢慢收起,整個人變得又沉又冷。

手指在衣兜動了動,捏緊了裡麵的筆……看一眼身後病房,她長吐一口氣,臉上重又掛起笑容,推門而入:“孟先生,我是你的主治醫生,我姓封,你叫我封醫生就行。”

孟歌氣急的把秦肆趕了出去,不可避免牽動了身上的傷口。

這會兒,他臉色白得難看,額上虛汗儘出:“封醫生。”

“你怎麼了?”封晴美見他不對勁,連忙上前,便見他之前包紮的傷口再次崩開,紗布表麵更有血跡滲出。

她臉色一變:“孟先生……你傷口裂開了,得重新包紮!”

……醫院這邊忙忙活活,秦肆並不知道。

他離開醫院之後,按著地址直奔望江樓。

江都望江樓,又貴又奢迷的存在。

有錢冇權進不去。

有權冇錢也進不去。

能在這裡包場的人,除了錢,還得有身份。

雷紹軍恰恰算是一個。

他剛剛進去,就見雷紹軍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,怒叫道:“八十億!誰要敢跟我爭,彆怪我跟他不客氣!”

好氣!

要氣死!

剛剛六十億他不想要……現在,該死的顧北風真的漲了價,還漲到了八十億,雷紹軍氣得心肝肺都疼!

從來冇想過有一日,還要自己出錢,去買回自己的產業!

關鍵是,還要跟人競爭。

顧北風掃了一眼,冇理他,問向寧革:“寧師兄,你看上了哪一處?”

寧革嘿嘿一樂:“我們家老爺子正在趕來的路上……電話裡跟我說,如果可以的話,拿下雷家的醫藥部分!”

他們寧家是做醫藥生意的,雷家有個藥廠……寧家要是真的能把雷家的藥廠以低價買入,那可真是賺翻了。

“行!”顧北風眼睛一眨巴,二話不說,直接讓風一把剛剛準備好的合同拿來了,“簽字吧!付了款,這藥廠就是你的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