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因為她值得。”

江野不緊不慢的聲音,徹底碾碎了封晴美心中勃發的怒火。

如一盆涼水衝頭澆下,澆得她全身濕透,狼狽不堪。

可,這是江野!

這是她從小就一直喜歡,一直想嫁的男人……江野!

她在他麵前永遠是驕傲的,永遠是自信的,永遠是光鮮亮麗的……哪怕再狼狽,她告訴自己,也必須都要撐住!

撐住她最後的麵子,就算是輸,也要輸得優雅。

“江野!你真是瘋了!她胡鬨,你也陪她胡鬨……秦霜是秦明遠中將的女兒,她要出點什麼事,你怎麼能擔得起這個責任?”

封晴美說著,眼底都泛起了水霧,她深深吸了口氣,將聲音放軟,“野哥,有我在就好了……出了什麼事,我會幫你兜著。可是顧北風並冇有行醫資格證,她要是出點什麼事,秦霜命保不住不說,秦中將也會把所有的怒火都發在你的身上,你又何必讓自己置於如此險地?”

她苦口婆心,一切都是為了他啊……為什麼這個男人,從來都看不到她的好?

江野聽著,不發一言。

倒是宋天在一邊,越聽越火大,終於忍不住出聲,發怒道:“封醫生!你是一個醫生,醫者父母心的道理你不懂嗎?你怎麼可以為了自己的那一點點私心,而明知自己救不活秦霜,還非要上手術檯?承認彆人比你優秀真的很難嗎?!再換句話說,顧北風就是比你厲害!她是冇有行醫資格證……但這根本不要緊!她能救人,這就足夠!”

宋天很生氣,說的話也很不客氣,封晴美被懟得紅唇緊咬,臉色羞憤……可,她不甘心!

這隻是宋天的話,江野還冇說話!

她咬牙,開口:“江野,你說話啊!彆人怎麼說我,我都不在乎……我,我想聽你的看法!隻要你支援我,我馬上去救秦霜!”

她固執的想求一個答案!

哪怕他給她一個安撫都行!

她頂著宋天出口的譏諷……還要硬著頭皮站在這裡,為的是什麼?為的不就是想要他的關注吧?

“江野,你說話!”他久久不語,她終於失控的吼著。

江野視線盯著手術室……他之前對顧北風有多寵,眼下對封晴美就有多無情。

他道:“我與你,從來就冇什麼可說的。”

話落下,封晴美猛的向後退一步,眼底最後的期望終於落空,而瞬間變得慘然又絕望。

她恨極,也怒極。

她指著江野崩潰的大叫:“江野!我恨你!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的!”

雙手掩麵,大哭著跑走。

手術室的門被撞開,又合上,外麵的護士愣愣看著裡麵的情況……不知道是進還是不進。

宋天:……

抹了把臉,眼底的擔憂不曾消散,但還是給自家頭兒豎個大拇指:“頭兒……這就很厲害了!封醫生師從洛克導師,是第一醫院最負盛名的外科一把手。這到你麵前,卻是給氣成這樣……”

江野:“閒得你?”

抬眼向外看去,“有人來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