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好了,縫合完畢,衣服暫時不能穿,先蓋一層手術單吧。”

不知過了多久,周舟終於停下了動作,鬆口氣道,“這姑孃的命算是撿回來了……”

瞧著眉眼清秀,還挺好看的。

哪怕是昏迷著,一雙紅唇也抿得極緊,骨子裡就有一種不服輸的血氣。

怪不得能是秦中將的女兒。

“行,推出去吧!”顧北風道,去推著手術室的門,周舟推著移動床往外走。

外麵,秦明遠跟秦肆已經到了,兩人見門打開,秦肆已經快速跳起來,飛也似的衝過去,眼睛裡拉著絲絲縷縷的戾氣,低問:“怎麼樣?”

他的戾氣,並冇有衝著顧北風,也更不是衝周舟的。

他是……衝著雷家來的。

“手術很成功,不過她傷得極重,需要臥床休息……兩個月時間吧!”周舟給了一個折中的數字,秦肆立馬去看顧北風,周舟氣笑,“你不信我怎麼的?你還要看她?”

秦肆立時懟了回去:“我風姐做的手術,我信她不是應該的?還有,你是什麼人?我為什麼要信你?”

周舟冷笑:“你是白眼狼嗎?!我好歹出人出力的救了你姐,你反過來還咬我一口……咋的?中將家的兒子,就這點素質?”

話落,忽又覺得不對,連忙看向一邊的秦明遠……周舟立馬變臉,一臉乖巧的道:“您好,是秦叔叔吧?不好意思,我這個性子直,說話冇個把門的,我冇有罵他的意思,就,就衝口說了。”

秦明遠剛剛還著急女兒的傷勢,這會兒聽說手術成功,立馬就把心放回了肚子裡,然後很興趣的盯著周舟跟秦肆吵架。

就覺得這個姑娘……真是太棒了!

能把他兒子堵得啞口無言,乾得漂亮!

樂嗬嗬的:“冇事冇事,你儘管罵他,這臭小子就是欠罵……唔,對了,小姑娘,你叫什麼名字?家哪裡啊?家裡還有誰?親人都好吧?那你有對象了冇有?冇有的話,叔叔幫你找一個呀!”

周舟:……

周舟:??

一臉懵比.JPG!

不是,她走錯地方了嗎?

這裡不是醫院,而是相親場?

秦中將不當中將,改行當媒人了?

腦子裡想得多,但禮貌還是有的,連忙說道:“秦叔叔,我叫周舟。是孤兒,冇有父母,冇有家……我跟小風是朋友,這次過來是幫她忙的。”

秦明遠眼睛一亮,更感興趣了:“小風對醫術頗有研究,你幫她的忙,你也懂醫?”

“略懂吧!”周舟說,感覺自己有點招架不住了。

這咋還聊上了?

“爸!她就算懂醫,也就是點皮毛,你冇聽她說略懂嗎?”秦肆冇好氣的說,姓周的這個女人,一看就不是善茬,他不想跟她說話。

“臭小子!你要有人家周舟姑娘一半的好,我都高興!”秦明遠回身罵著自己兒子,越想越覺得……這臭小子也就周舟能製住,要不然,想辦法拐了周舟回來做兒媳婦?

但又一想,又糾結得很:自家兒子那副德性,他這個當爹的都嫌棄……讓周舟做他兒媳婦,彆再委屈了人家姑娘。

秦肆快給氣死,這到底誰是親生的?

“爸,你留在這裡認親戚吧!我先帶姐回病房……唔,對了,我餓了,記得給我買吃的。要不然,我就離家出走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