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爸,你想做什麼?”封世傑連忙問,也不管封曼這個妹妹了。

封吉安半眯著眼睛:“有軟肋就好說!”

半小時之後,封曼踏著腳下七寸高的鞋跟,一步一狠的走在光可鑒人的大理石地磚上。

“嗒嗒”的敲擊聲,將她周身的氣場震得越發驚人!

封副校長……原是她的遠方親戚,名叫封光宗,此時便一路小跑跟著她,皺眉叫道:“封曼老師,你慢一點走。”

封曼猛的停步,轉身,駭然的眼底迸發著恨極的戾氣:“封副校長,你總跟著我做什麼?”

封光宗無語,但還是頓了頓,說道:“封曼老師,於公來說,我們都是江都大學的老師,是同事。於私,你也算我遠方的表妹,我們之間也是有血緣關係的,我怎麼可能看著你做傻事而不管?”

“嗬!我封曼冇你這樣的親戚!我們也早就出五服了吧?血緣更是淡得冇有了!所以,彆擋我的路,滾開!”學校檔案室門口,封曼死死盯著門上的鎖,“今天我是一定要進去的!你要敢攔我,彆怪我不客氣!”

封光宗:……

目光一冷!

他好歹堂堂副校長,就算地位真的比不上她封曼,可她對他出口就罵,也未免太不識相了!

抿了唇,封光宗看著封曼……雖然已經不年輕了,但因為冇嫁過人的緣故,她看起來還是挺有韻味的。

心思一動,想到什麼,又猛的壓了下去。

咳了一聲,緩緩說道:“封曼老師,我知道,我就算攔,也是攔不住你的。不過,我有一些彆的想法要跟你說說……這樣,你跟我進辦公室,我們好好聊一下,怎麼樣?”

“你能有什麼好辦法?不過就是靠著我們封家才混到副校長,對我們封家來說,你就是一條搖尾乞討憐的狗!你又有什麼資格跟我談?”封曼滿腦子都是顧北風,一心想要毀了顧北風。

根本不知道她說的這些話,對於封光宗來說是一件多麼羞辱的事情!

狗?!

這麼多年了,他封光宗原來在她封曼眼中隻僅僅是一條狗嗎?!

他在江都大學混到現在,如果他自己真不夠硬,他能在人才濟濟的江都大學立足嗎?

可這些努力這些付出,原來在她封曼眼中,卻是一文不值!

甚至,是一條狗!

哈!

真是可笑!

他封光宗就算是一條狗,那也是一條光宗耀祖的哮天犬二郎神!

“封老師,你先冷靜一下,跟我來!”封光宗壓下心頭怒氣,臉上依然微笑,卻是一把拉了封曼的手去到他的辦公室。

順手把門反鎖。

封曼不覺,坐到沙發上,一臉冷意說道:“有話快說!”

“先彆急,喝杯咖啡冷靜一下。”封光宗說道,衝了咖啡端過來,放到她麵前,“加了冰的,嚐嚐。”

封曼不疑有它,也可以說……在她眼中,她怎麼也不認為一條狗也敢對她起什麼心思!

接過咖啡,一口喝完,不耐煩的說:“現在咖啡也喝了,有什麼話,你趕緊說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