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聽到動靜,從床上跳下來,微偏了頭,光著腳走出房門,走到欄杆邊,居高臨下往下看。

瘦瘦小小的一團,明顯營養不良,可一雙眼睛,卻是出奇的沉冷。

白靈正要上樓,忽然察覺有一道冰冷的視線看過來,她抬頭……便撞入一雙極致冰寒的眸中,她愣了,後背起了一層冷汗。

這是一雙何其凶狠的眼神。

像是暗夜中的餓狼,森林中的王者一樣,全方麵無死角的盯緊了她的一舉一動。

她每一個動作,都在那姑孃的算計中,又狠又厲,又狂又野,鎖死了她所有的囂張跋扈。

氣場極強,很是迫人。

可一轉眼,那姑孃的凶狠如潮水般斂去,整個人乖巧又可愛……白靈覺得,自己剛剛可能是眼花了。

“你是哥哥的親人嗎?”小姑娘趴著欄杆問,瘦瘦小小的身子有大半都探了出去。

一隻瘦弱的小腳腳還踩在了欄杆上,一不小心踩空,小身板晃了幾晃,一頭栽下。

白靈的驚叫剛要衝出嗓子眼,又硬生生收回,滿眼惡毒:摔死了好,摔死活該!

下一秒,江野從房間衝出,一把將不省心的小姑娘提了回去:“這麼貪玩?”

“哥哥。”小姑娘吐吐舌頭,看樣子冇嚇壞,還有心情討好,“哥哥,摔不下去的,我有分寸。”

有分寸,就是不穿鞋。

這姑娘什麼愛好?

江野視線落在她白嫩嫩的小腳上,再次彎腰將她抱起:“下午去商場。”

總這樣不穿鞋,不是個好習慣。

還有,衣服也是要買的。

“啊,逛商場的話,哥哥要陪我嗎?”小姑娘乖巧的說,手臂圈上他的脖頸,笑意都彎出了眼底。

江野:……

他想說,不陪。

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:“嗯,陪。”

“好耶!”

再度歡呼一聲,小姑娘馬上抱緊他的脖子,又左右臉上親了一口。

江野:……

眼底纏上了細細的情絲,又很快隱去:“你高興的時候,都是這樣的表達方式嗎?”

“哦,不是。”小姑娘求生欲極強,漂亮的眼睛眨巴著,“我隻對哥哥這樣。”

隻對他這樣。

江野唇角勾了勾,邁步下樓,兩人緊緊相貼的地方,隱著快壓不住的燥意。

看著瘦瘦小小的小傢夥,身材發育的倒還可以。

江野像抱著一爐火炭,下了樓,把顧北風溫柔放在沙發上。

“少爺,小姑娘她怎麼樣了?”江管家連忙上前,瞬間把白靈忘在了身後,“剛剛都快嚇死我了……地麵都那麼硬,摔下來不得腦袋開花?”

白靈則氣得牙疼。

這裡是青山,是她兒子的地方!結果,這個老不死的管家,居然不把她放在眼裡,卻去關心一個外人?

“江野。”白靈叫了一聲,江野轉身,白靈指著顧北風道:“江野,你,你跟這個女人,你們……”

江野打斷:“這是我的事情,白女士未免管得太寬。”

“可我是你媽!你的事情,我怎麼就管不了了?”白靈氣得要吐血。

她一直就知道,這個兒子從小就與她不親近,長大後,更是少有往來,甚至一年見不了兩回麵。但她也真冇想到,兒子會當著外人的麵,這麼不給她留麵子!

白靈臉上火辣辣的疼,比真被打了耳光還難堪。

她把這腔怒火轉到了顧北風身上,手中包包掄起來,朝著顧北風劈頭蓋臉打去:“都是你!你這妖女!你給我兒子吹了什風,讓他連親媽都不認了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