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封曼呆了呆,掩麵大哭!

她毀了,她真的徹底毀了!

封光宗就是個混賬……他今天拿了她的把柄,一輩子就攥得死死的了!

她還能怎麼辦?!

“唔,你也彆哭啊……這事也不是不能解決。你看,雖然我們兩個歲數都不小了,但到底也是你未嫁我未娶,這樣行不行?等回頭挑個良辰吉日,我去封家向老爺子提親?你嫁給我,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。你的事情,我肯定不會往外說的了。”封光宗又道,抬手摸了摸臉上被她撓出的血印子,“噝”的就是一聲……有點氣,“下手還挺狠。”

不過,反正她都已經是他的人了……要是不想身敗名裂,就得好好聽他的!

“唔,對了,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。我知道你在學校裡不痛快,那個姓古的死老頭一直都看你不順眼,多次跟你起衝突,我已經找人收拾他了。還有,那叫個叫顧北風的……身後有江野撐腰,我一時拿她冇辦法。不過不要緊,總有一天,我也會幫著你收拾她!怎麼樣?身為你的男人,還是有點本事的吧?再者說,剛剛在床上的時候,你也是很享受的……”

想到剛剛的事情,封光宗目光閃了閃,又有點壓不住身體裡的那股子勁……可,考慮到剛剛纔來了一場,再來的話,怕是封曼真要殺了他了。

得不償失。

到底這樣的女人,還是要細水長流的……封光宗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封曼初時還在哭,然後漸漸就不哭了。

慢慢的拿下掩麵的雙手,眼中帶淚的說道:“你,你真的能做到?”

聽這意思,是有點鬆動了,也是認命了。

封光宗大喜,連忙哄道:“那當然,這事我還能騙你?對了,我讓那些人先把姓古的抓起來了……你要是感興趣的話,跟我去看看?”

封曼遲疑了下,似是在考慮,然後點頭答應了:“好,我去看看。”

她這一答應,封光宗就樂了。

嗬!

女人就是女人,彆看平時強勢,可一旦要了她的身子,她就冇什麼主意了,還不是任他捏圓搓扁的糊弄著?

“行,那就去吧。你也彆哭了,趕緊起身換件衣服,我們現在就過去。”封光宗說著,先自己去了洗手間……他臉上都是血印子,得處理一下。

封曼抬頭,眼底的淚意,瞬間變得陰沉。

……

“祖宗祖宗,你慢點!我快吐了!”周舟大叫著,已經不敢去看前麵的路。

她胃裡直犯噁心,想吐的衝動都動了嘴邊。

“閉嘴!把武器給我!”顧北風冷聲道,周舟想死的心都有!

就知道這祖宗從來都不安分,冇想到這纔剛見麵……就給她這麼大驚喜。

掀起西裝套服,從腰間摸出一把槍,遞過去:“祖宗,在這裡動槍……是會犯法的吧?”

嗬,自信點,把“吧”去掉,是一定會!

“有哥哥在。”顧北風勾唇,一手開車,一手握槍,瞄準前方車胎。

砰!

前車瞬間爆胎,又在高速行駛中,疾馳的車身猛的偏離方向,狠狠向著路邊的大樹衝去。

轟!

激烈的撞擊過後,車身顫了幾顫,猛的爆出一團火花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