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幾乎是同一時刻,在車輛炸開的一瞬間,車裡狼狽的衝出兩個人,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。

“舟!”顧北風一聲厲喝,周舟抬腳踹開車門,飛身而落,撲過去攔下那兩人。

兩人一看是周舟一個女人,頓時就合身撲上來。

周舟冷笑:“去你大爺的!姑奶奶被那祖宗欺負就算了,還能被你們也欺負了?!”

旋身而起的瞬間,一腳踹飛一個,另一個直接拔槍出來,頂在他的頭上,一字一頓,滿身寒意:“說,誰指使你們綁架的?!”

說時遲那時快,顧北風已經撲到起火的車輛旁側,車門已經燒得滾燙,顧北風後退半步,一腳踹過去,車窗玻璃碎了。

她伸手拉開車門,古老頭已經在車裡被撞暈了過去,顧北風眸光更沉,直接把古老頭一把扯出來,背到身上,以最快的速度遠離這輛著火的汽車!

纔剛剛跑開幾步的距離,身後火光突然變大。

千鈞一髮之間,古老頭竟在這時候清醒了過來,一眼看到是顧北風揹著他逃命,頓時感動得不行,老淚都流了出來。

“小風……”他低低叫了一聲,耳邊聽到周舟的驚叫,“小心!”

幾乎是下意識的,古老頭往後看了一眼,突然用力,把顧北風撲在身下,護住!

轟!

汽車炸了!

強大的衝擊力將兩人重重的衝了出去。

汽車玻璃炸出的碎片,瞬間飛撲而至,紮入後背……古老頭一聲悶哼,撲倒在地的同時,他兩眼一翻,軟軟的暈了過去!

“老師!”

顧北風目光一沉,一聲低喝,以最快的速度把古老頭從背上掀開,卻是非常技巧的避開他受傷的後背,穩穩的將他扶在身前。

“小風,你怎麼樣?有冇有受傷!”周舟這一刻嚇得魂都飛了,一腳一個把那兩個蠢貨踢暈過去,她快步回來,先是焦急的看一眼顧北風,見她雖然身上有血,但也冇查出傷口,知道不是她的血,也便鬆了口氣。

又接著快速說道:“快起來!如果再來一次爆炸,咱們這**凡胎也是頂不住的!”

快手快腳的幫著顧北風把受傷昏迷的古老頭扶起,遠離這片爆炸區域,周舟這才鬆口氣,身上一摸,拿出電話撥出去,聲音又快又冷:“小風被襲擊!”

對方:!!

立時就靜了!

然後,隻是片刻,那邊在最初的驚懼過後,取而代之的便是怒到極致的咆哮:“草他大爺的!是哪個混帳王八蛋的敢動我徒弟?!給我查!弄死他們!”

然後,周舟把電話遠了……默了!

她就不該把電話打回去的。

“我冇事。”顧北風身上冇帶藥,隻帶了銀針,先給古老頭快速下了幾針,便抿了唇,用帶血的手接過了電話,話裡帶著清冽的寒,“你們不用來,掛了。”

話落,電話掐斷,她滿身的氣場立時就泛了出來,骨子裡帶出的狠勁,似是奪命的閻羅。

周舟:……

下意識嚥了下口水……默默的接過手機,然後,想哭。

祖宗,你把我手機都捏扁了,這得多大的勁?

“那兩人,什麼來路?”顧北風問,眼裡拉出了絲絲縷縷的血色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