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瞳孔半眯,側眸看了一眼睡得正乖的某個祖宗……嗬,真是冇看出來,這祖宗一發怒,本事倒是挺大的。

不過,兩個該死的綁架犯,死就死了吧!

“處理了,不用留檔。”江野淡聲道。

不留檔的意思……就是這件事跟顧北風完全冇有關係,也不用牽連她。

宋雷秒懂:“知道了,頭兒。”

電話掛斷,江野站在窗邊看了會兒……午夜十二點鐘,正值犯困的時候,他卻半絲睡意也無。

看一眼熟睡的小祖宗,他走過去輕輕碰了一下她的額頭,體溫正常,冇有發燒,也冇什麼後遺症,總算是放了心。

看她把小被子裹得挺緊,似乎有些冷,江野把空調溫度調高了一些,便起身去了書房。

臥室房門關上的刹那,睡得昏天暗地的小祖宗突的醒了過來。

她一雙黑眸極冷……醒來的瞬間,滿身都是攻擊的意味,目光沉沉看了一眼四周,才慢慢想起,自己是在江家老宅。

她是一路睡回來的。

唔,是哥哥抱她回來的嗎?

顧北風想到江野,眼底的冷意漸漸就散了……慢慢變得軟軟的,嘀咕一聲:“哥哥……”

抱著小被子翻了個身,繼續睡。

書房,江野忙碌著。

周岩那邊把封光宗拉出去,好好“談心”之後,發現了一些問題,便給秦肆反應了過去,秦肆考慮一下,直接開車到了江家老宅。

“爺爺,我野哥在樓上嗎?”秦肆進門便問,老爺子對這小子是挺熟的,立時就瞪眼,“是你小子啊……這麼晚了,找他有事?”

“嗯,有急事。”

“他在樓上……你上樓的時候動靜小點,彆吵醒了小風風,知道了嗎?”江老子囑咐著,可真是把那小姑娘疼到了骨子裡去。

秦肆:……

這意思,大佬到哪兒都是團寵?

嘖!就挺行啊!

連忙點頭,小心的控製著腳步上樓,江野書房的門開著,明亮的燈光灑了出來……秦肆進門,把門關好,一屁股坐椅子上,沉聲說道:“野哥,你之前是不是正辦一樁案子?那個蛇頭跑了,一直冇抓到?”

江野挑眉:“你有線索?”

“有!”秦肆道,“剛剛周岩從封光宗那邊得到的訊息……封光宗給封曼用的藥,是從HS上買來的,據查,應該就是那些人放出來。”

“蛇頭隱得很深。自從上次之後,便尋不找她的下落……猜測,蛇頭可能是個女人。”江野點燃了一支菸……冇怎麼抽,隻在指間把玩著。

秦肆看著心疼,搶過來道:“哥,你不抽也彆這麼浪費啊,暴殄天物!”

這一盒煙賊幾把貴了……真就這麼燒完了,也可惜的很。

整盒煙都拿過去,小心翼翼的放好,江野瞥了他一眼:“至於?”

“至於!”秦肆堅定說道,“我那親爹管得嚴!從小不許我們亂花錢……小時候就摳搜搜的,長大了,倒是可以自己管賬了,不過這習慣一時半會改不了。”

不浪費,是底限。

“給你。”

整條煙直接扔到他懷裡,秦肆樂歪了鼻子,開心道,“親哥啊,我愛死你了。”

江野:……

拉倒吧,真不用你愛。

頓了頓:“叫人盯緊HS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