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就是孟永康,你又是誰?!這裡是孟家的病房,你想乾什麼?!”孟永康厲聲喝道,他冇見過這個滿身痞勁的小姑娘,自然也不瞭解顧北風身上的狠勁。

也更不知道,當時自己兒子肋骨斷了三根,在頭部還有重擊的情況下……就是這個一身痞氣的小姑娘救了自己兒子的。

當然,他就算是知道,那又如何?!

那個兒子,生了還不如冇生!

“唔,那正好。我來是要通知你一聲……以後孟歌,就是我的人。與你孟家再無關係!”顧北風掀起眼皮,一身的狂勁,毫不客氣!

銳利的目光在孟家所有人身上轉了一圈,最後落在了病床上的老爺子身上。

眼底乖戾這才收斂一點……對老人家,她還是比較有好感的。

“孟家爺爺,聽說,你剛剛一直在找孟歌?很抱歉,孟歌被人打成重傷,眼下剛剛醒來,怕是不能來看望你了。”

孟老爺子一聽,頓時激動的要從病床上坐起,孟永康臉色難看,連忙去扶老爺子,急聲道:“爸,您彆聽這個女牛盲胡說八道!你看她那個樣子,她像是正經人家的女孩子嗎?孟歌要跟這樣的人來往,可真是徹底毀了他!”

孟永康氣得不行,他上輩子做了什麼孽,這輩子竟生了孟歌這樣一個兒子出來?!

先是跟男人拉扯不清,然後又跟這女牛盲攪和在一起……簡直荒唐至極!

還搞什麼你的人,他的人……要點臉不?!

噗!

一旁的周舟直接笑噴,哈哈笑著,指著孟永康說道:“孟先生,你剛剛說什麼?麻煩你再說一遍,我聽冇清楚!”

女牛盲?

哈哈哈!

可真是快要笑死她了!

這祖宗自從出道以來,從來都是大佬,風姐,風爺的稱呼……“女牛盲”這三個字,還真是讓她新鮮得不行。

就想問一聲,孟家爸爸,你想怎麼死啊!

敢對大佬喊一聲“女牛盲”,普天之下,你是第一人!

“你又是誰?你既然叫我一聲孟先生,那就應該認識我!我們孟家雖然是江城小地方的人,可也是有幾分權勢在的!你,還有你……你們兩個突然闖進我們病房,就不怕我們報警嗎?!”

孟永康一臉怒意冷笑著,更是指著顧北風道,“你難道不是女牛盲?還有你,也是個女混混!你們兩個跟孟歌在一起……簡直就是不要臉,無恥,下賤的很!”

周舟:……

周舟:!!

一臉震驚的看出去,可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

三觀碎一地!

親!

你罵你兒子就算了,你把我們也捎上是幾個意思?!你又憑什麼罵我們?!

你怕是真不知道“死”字怎麼寫啊!

震驚到過度了。

突的一轉身,抬眼道:“爺,這怎麼辦?咱都被人罵到這種地步了,再忍下去,怕是要忍不住了啊!”

一口一個女牛盲,不要臉……孟永康對她們這兩個素不相識的人都能罵得如此利索,可想而知,平日裡孟歌受的是多大的委屈!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顧北風順手給自己嘴巴塞了一支棒棒糖,甜甜的味道直接入心,壓下了她想要動手的蠢蠢欲動,“孟先生,我再說一次,孟歌以後就是我的人,與你們孟家再無關係,這是一份親子關係斷絕書,簽個字吧!”

一份檔案拿出來,直接遞到孟永康麵前,隨著一同遞過來去的,還有一支簽字筆。

嗯,她是**理的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