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寧革也震驚,湊過來道:“小師妹,這到底怎麼回事?封副校長他怎麼突然就死了?”

自從上次,宋家與寧前先後被顧北風連賣帶送的得了不少好處後……三人之間的關係,更是突飛猛進的親密!

宋庭遇跟宋革,是真把顧北風當親妹看啊!

這時候聽說封副校長死了,兩人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……這不會與小師妹有關吧?

小師妹這個吧……打架賊狠,出手也賊厲害,誰知道那個作死的封副校長會不會真就犯到小師妹手裡,就被暗戳戳給弄死了?

當然,弄死就算了,他們也不放在心上。

他們擔心的是……彆被人抓到把柄。

“死了?”

顧北風也是第一次聽到這訊息,略略詫異過後,便抬手壓下了一下眉心道,“我還有事,先走。”

抓起桌上的黑色書包,瀟灑的往肩上一掛,邁著步子便出了教室。

那背影,可真是又狂又野……說不出的乖張。

“啊,這……”

宋庭遇跟寧革麵麵相覷,兩人對視良久,低聲道,“要不,跟江爺說一聲?”

“聽說江爺這兩天不在江都。”

“那咋辦?小師妹不會真出啥事吧?”宋庭遇還是有點擔心,宋革慢吞吞斜他一眼,“能把整個雷家乾趴的小師妹,你怕她會出事?”

怕是那祖宗壓根也不把什麼封副校長放眼裡。

不到放學的時間,顧北風這算是逃學出來的,大門口不好走,她直接轉去操場一角,那裡監控剛好拍不到她。

左右看一眼,一個助跑,乾脆利落的手撐著牆頭跳了出去。

落地便聽到脆脆的一聲笑:“給錢!我就說了,這祖宗肯定要逃學的。”

顧北風站直身體,循聲看去……周舟一身皮衣皮裙,身材火辣,長相明豔,氣質又張揚的很,嘴裡嚼著口香糖,就很得意的表情,伸著手朝秦肆要錢。

秦肆抽了抽唇,無語的向著顧北風看過來,說道:“祖宗,你還真逃學啊……我還以為要考試了,你怎麼也要抓緊時間複習的。”

拿出手機,給周舟微信轉帳。

周舟樂嗬嗬聽著“叮鈴鈴”的小錢錢到帳的聲音,彆提心裡多美了。

嘖嘖有聲的說道:“你想多了,大佬就算不學習,照樣也是拿第一……是吧大佬?”

不過就是日常操作而已。

顧北風:……

眸光一眯:“多少?”

“五千。”

周舟頭也不抬的說,“主要是秦少有點小氣,隻肯賭這麼多……唔,老規矩,五五分,兩千五一會兒轉給你。”

顧北風:“成交。”

秦肆:……

眼睜睜看著自己纔剛剛輸出去的錢,這麼快就被這兩個惹不起的女人給瓜分了……頓時好氣啊!

“風姐,舟爺,你們兩個……是串通好的吧?這是耍賴!”秦肆不忿的說,然後接到顧北風一記涼涼的眼神,他心下一顫,連忙摸一下鼻子,“我錯了,我什麼都冇說。”

顧北風問:“封光宗怎麼回事?”

接過周舟遞來的酸奶,仰脖灌了一口。

“跟我們沒關係。”秦肆道,“是他自己想跑,結果不小心把自己紮死了。”

“紮死?”

“唔,地上埋了陷坑……”

顧北風:……

這到底什麼地方,挺原始的。

“對了風姐,HS那邊有了動靜。”秦肆接著道,“我的線人來報,最近HS來了幾個人,行蹤很是神秘……”

顧北風略頓:“嗯,去看看。”

“什麼時間?”

“現在。”這祖宗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