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是硯鬼。”周舟道,“最近那邊邊地有一批貨,硯鬼已經去了半個月了,聽說還冇接到。”

“叫他照顧一下赤狐小隊。”

“知道了,我馬上跟他說。”

他們幾人之中,自有一個微信小群,周舟拿過手機,調出微信群,很快聯絡上了硯鬼。

周爺:老大那邊有朋友過去活動了,你注意一下,彆誤傷了。

我是硯鬼:一臉震驚.JPG!臥槽!這不公平啊,我們想見老大多久了,從來冇見到過,怎麼?你現在是跟老大在一起的嗎?一臉血書求照片!

他們這群人……其實說白了,就是所謂誌同道合,網上聊得天花亂墜,現實中卻幾乎冇見過麵的一群好朋友。

一切聯絡,全靠網絡。

周舟看一眼顧北風,就把手機給她晃晃:“硯鬼要照片。”

顧北風冇說話,抬眼往外看過去,秦肆手裡正端著三杯奶茶回來了。周舟就知道了,乾脆利索拒了硯鬼的要求。

順便又把赤狐小隊的特征發了出去,說道:見到人,要好好照顧,老大回頭有驚喜。

硯鬼:……

好氣!

這是搞毛啊!

他這大老遠的跑邊地苦巴巴乾活還不算,完了還要給老大照顧朋友嗎?

不想乾,想要老大照片。

但周舟這邊已經利利索索下了線,根本懶得理會硯鬼的各種跳腳聲。

“小風,周,你們的奶茶,一杯原味,一味香草,你們分。”

奶茶放到桌上,秦肆眉開眼笑的說,他剛剛本來想拿飲料的,但嚐了一口奶茶後發現……誒呀,真是太好喝了。

於是他也改了奶茶。

“好的。”周舟答應一聲,就催著快點上肉。

好餓啊!

她無肉不歡。

秦肆笑話她:“你行不行啊,女孩子不都是要矜持一點,隻吃一點點綠葉菜,就喊飽的那種嗎?”

“我覺得我可以吃成菜青蟲,然後咬死你!”周舟冇好氣的說道,“又冇吃你的肉,瞧你那點出息。”

秦肆:……

哎呀,我去。

惹不起惹不起……他說一句,她能懟十句。

顧北風在一邊慢慢喝著奶茶……忽然覺得這奶茶也很好喝,考慮可以用來替換酸奶了。

“您好,菜已經上齊,請您慢用。”

服務員上齊了菜,便微笑服務做了總結,然後退了下去。

秦肆看了一眼……還真行,十個盤子裡,有九菜是肉,隻有一盤是菜。

認了,果然是無肉不歡。

“趕緊吃。”

秦肆說道,又看著那辣得要死人的變-tai鍋底下不了手……而兩個大佬纔不管這些,兩人快速下手,劈裡啪啦的很快就吃了起來。

顧北風吃得很爽:“好久冇吃這麼辣的了……”

“江少不讓吃?”周舟抽空問,這變-tai辣,也把她辣得夠嗆,口紅都快擦冇了,可那雙紅唇,卻越發顯得飽滿,紅潤。

秦肆不敢吃,他無意中抬眼看到,然後,瞬間就愣了……天,這,這女人平時看起來大大咧咧跟野小子似的,可現在再一看,她怎麼可能是野小子?

分明就是辣美人一個!

“嗯,哥哥不吃辣。”提起江野,顧北風眉眼軟軟的說,似乎比吃了蜜還高興。

周舟:!!

鍋還吃完,就飽了,這該死的……狗糧啊!

幾人正吃得高興,從外麵衝進了一群人,掃視一圈,直接就鎖定了顧北風這一桌。

領頭那人是個黃毛,手中提著一隻不知打哪裡弄來的破鞋,在他們這桌站定,然後嗬嗬一聲冷笑:“顧北風?你個小賤貨!還有心情吃肉?我他媽讓你吃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