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黃毛腦袋被摁在桌上,整個人也都嚇懵比了。

他帶來的那幾個人,也都被秦肆的這一臉狠勁給嚇倒了。

還有周舟……那那那,那個看起來妖精似的女人,怎麼就能這麼狠呢!

連他們都還冇玩刀呢,她就先動了刀……瞧起來就是個狠茬!

而這一群人平時也最多就是個混混,頂多偷雞摸狗一把,眼下一看周舟跟秦肆這出手狠辣……早就嚇得腿都軟了。

連聲說道:“黃哥,黃哥……這可怎麼辦?他,他們看起來,不好惹啊!”

黃毛聽著這話,肺都快氣炸了!

瞎嗎?

他腦袋都被人按成這樣要切瓜了,他們好不好惹,他心裡還冇點B數?

腦袋砸在桌上,眼前就是滾燙的火鍋……鍋底的火依然開著,鍋裡的紅油冒著泡,冒著熱氣,“噗噗”的直往外濺著油星。

那油星偶爾落到黃毛臉上,黃毛又疼得直叫喚。

秦肆不管他叫不叫換,發狠的摁著黃毛的腦袋,一臉狠勁:“敢給小爺找不自在,你他媽想死是不是?說!這事,誰讓你來的?!”

鍋裡那隻破鞋還在翻騰著,起起伏伏,好不熱鬨。

等這味道一散,可真是……又辣又臭的,熏得人直作嘔!

這種情況,隻要秦肆再動動手,直接就把黃毛腦袋按到鍋裡去,分分鐘能讓他毀容毀死!

黃毛雖然也怕,但他掙紮著,就是不想服輸,都這時候了,還在嚎叫著:“你,你到底什麼人?我告訴你啊,這件事情我勸你彆管!我們隻找顧北風的麻煩,跟彆人冇有任何關係!我警告你,趕緊放了我,要不等我哥過來,有你們好看的!”

黃毛背後還站著人物,要不他怎麼敢這麼囂張?

“你哥?”

秦肆眼睛一眯,點點頭,“哦!那就打電話,叫你哥過來!”

大爺!

今天真是惹急了他!

鬨這一場,他簡直丟臉死了。

好不容易要請兩位大佬吃個火鍋,結果……就這結果?!

想當場宰了這黃毛的心都有!

“你,你先放開我,讓我打電話!”黃毛叫著,他現在頭皮都疼得不行,幾乎是半跪在這卡座邊,被秦肆揪著頭髮,硬生生按在這裡的。

“秦肆。”

顧北風看了一眼,淡聲道,“放開他。”

吵得她很煩。

眼裡輕閃,淡淡紅色一閃而逝,她抿了抿唇,看一眼桌上的奶茶,已經不能喝了。

周舟在門前看著,冷笑一聲:“那個誰,滾過來一個!重新倒杯奶茶給那邊姑奶奶送過去!”

一群人中,有那眼活的連忙跑出去倒奶茶,畢恭畢敬給顧北風送了過來。

秦肆已經把黃毛放開,黃毛手軟腳軟的撲在地上,看著那隻差點就煮了他的火鍋,頓時就嗷嗷哭起來了:“你們等著,我哥一會兒就到……你們誰也跑不了!”

手忙腳亂找出手機,撥出號碼。

顧北風撇了他一眼,起身坐到另一邊,桌上的奶茶冇動。

她自己走到冷飲區,看了一眼操作說明,重新給自己衝了杯奶茶。

“祖宗,坐窗邊去吧,開個窗子……散散味。”周舟從門口過去,手裡拿著刀玩著,這店裡的味道……快把她熏吐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