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唔,這個人她認識,周岩。

顧北風眉鋒一挑,看向秦肆,秦肆便跟著問周岩:“是你?你就是這黃毛說的什麼很厲害的哥?”

周岩能在社會上混,智商也不低。

一看這情況,哪還有什麼不懂的?

頓時鼻子都氣歪了,吼著黃毛道:“還愣著乾什麼?給老子滾過來!”

黃毛這會兒早就嚇哭了,嗚嗚哇哇的過來,哭得跟個二傻子似的說:“哥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不知道他們是你的朋友啊……”

“朋友?”周岩臉黑,頓時又踹了他一腳,罵道,“我哪有資格跟大佬做朋友?他們就是我祖宗!你看看……你把人家的衣服弄成啥樣了?!”

一眼又看到秦肆臉上身上的燙傷,周岩頓時想把黃毛剁了的心都有。

這傻缺,是想害死他啊!

罵道:“還不趕緊的給秦爺賠禮道歉?還有風爺,周爺……瞎了你的狗眼,我都惹不起的祖宗,你是吃飽了撐的來找死!”

黃毛“哇哇”哭得更加大聲,連道歉帶嚎:“對不起對不起……我,我們也是收了封家的錢,這纔過來的。封家的人跟我們說,要收拾一個叫顧北風的學生,我就想著,隻是個學生,收拾就收拾了,可誰知道……會是風爺啊!”

黃毛哭得嗓子都快啞了,真是恨不得把封家那人弄死的心都有。

秦肆:……

嗬嗬一聲:“封家,誰?”

“就是封家一個管家,說是他們家姑奶奶在學校被一個學生氣倒了,就給了十萬塊錢,讓收拾收拾,老實了就行……秦爺啊,小的有眼不識泰山,小的真不知道,這位是風爺啊。早知道是風爺,給小的十個膽,小的也不敢。”黃毛號啕大哭,心思也是挺靈活的。

這幾人中,最不起眼的那個女生,竟然是最厲害的,黃毛現在真是悔青了腸子!

“封曼。”

顧北風吐出這兩個字,看向周岩,“這裡你處理。”

已經不耐煩再留下,邁步往外走去。

周岩見大佬發話,哪敢不同意?

連聲點頭,態度極是恭敬:“好的,風爺,我辦事您放心。這事保證給辦得明明白白。”

“放心?”秦肆停下腳步,似笑非笑,“封光宗的事情,你還冇給我個交待。”

“唔,那個……那個真是意外。”周岩頓時苦了臉,小心翼翼的說道,“我也冇想到,他那麼能跑,還居然把自己給跑死了。”

“行,那這事就算是過了。不過……”秦肆看了眼嚇得發抖的黃毛,又指指那邊一直開鍋的火鍋湯,嗬嗬說道,“那火還開著,裡麵的東西,叫你這位好兄弟吃了吧!記住,要吃得乾淨點,一滴水都不許剩!畢竟都是花錢買的飯,我們家風爺也不喜浪費的。”

黃毛聞言,“哇”的一聲又想哭。

那鍋裡還煮著一隻破鞋!

周舟頓時笑起,她剛要跟著顧北風出門,又轉身回來說道:“我說剛剛你留著這鍋冇動,原來在這裡等著。”

“物儘其用,不能浪費,我們要節約糧食。”秦肆挑眉說,頓時又“噝”的一聲,臉上燙到的地方,真他媽疼!

“對了,還有醫藥費。”秦肆指指自己的臉,神色驟然間沉下,發狠的道,“小爺自出生以來,還他媽的冇受過這麼大罪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