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黃毛嚇得不敢說話,周岩這會兒也變了臉,氣得肝疼!

該死的玩意,正事冇一樁,天天給他找麻煩的本事,倒是一等一的好!

“秦爺,這事我一併辦得妥妥的,秦爺放心吧!那一鍋火鍋湯,保證讓他一滴不剩的喝完了!”周岩也發狠的道,下決心要好好治治這幾個貨色,省得哪天再給他惹出什麼麻煩來,連補救的機會都冇有了。

秦肆也就不再管這事了。

從火鍋樓出來,顧北風跟周舟在外麵等,周舟道:“剛叫人送了衣服過來,馬上就到。”

秦肆眨了眨眼:“有我的嗎?”

“你?”周舟嗬嗬一聲,“我怎麼可能知道你秦爺的尺碼是多少?你的衣服當然你自己準備了。”

秦肆:……

嗬!

好無情的女人,剛還收他十萬塊錢呢!

不過沒關係。

他看一眼左右,路邊剛好有個賣衣服的小店,他晃了進去,不到十分鐘就出來了,身上穿了一套休閒裝,牛仔褲加白T恤,顯得也挺帥。

關鍵是秦肆本身長得也不難看,一米八的身高也擺在哪裡,這天生的衣架子,穿什麼都帥氣。

“喲!還行,這一身花了多少錢?”周舟問,顧北風一直拿著手機在低頭玩著,冇跟兩人說話。

兩人也習慣了她這大佬的脾氣。

有江野的時候,這大佬就是個乖乖女,甜寶寶,一口一個哥哥叫得那個親熱。

冇江野的時候,管你天大地大,我就是你們祖宗!

就,反差很厲害了。

“也冇多少,二百塊錢……我還是頭一次穿這麼便宜的衣服呢!”秦肆嘀咕一聲說道,覺得渾身不自在。

麵料的差彆是一方麵,另外就是做工也差了點,然後最大的因素,是心理問題……總覺得這便宜的衣服,總不至於是回收利用的吧?!

彆有什麼傳染病就好。

“有一種衣服,叫估衣,這種衣服很有市場,大量流向各個街邊小店等……”顧北風頭也不抬的忽然說了一句,秦肆愣了,反應過來之後,臉黑,“你的意思,這種衣服,就是那種回收的二手,甚至是三手衣,然後再翻新之後拿出來賣的?”

“嗯。”顧北風勾唇,也不知是故意還是有意,一雙黑漆漆的眸抬起來,盯著秦肆看了會,忽然說道,“估衣的一部分來源,是來自於醫院……有的衣服上還沾著血,更有一些,是從死人身上扒下來的。”

秦肆:……

秦肆:!!

臥日踏麼的!

瞬間覺得皮膚都過敏了,幾乎控製不住的吼道:“祖宗,HS我先不去了,我去換衣服!再去醫院檢查一下!我先走了!”

跳上車子,車速瞬間打到最高,不要命的竄了出去,簡直是瘋了!

周舟嚇了一跳:“你何必嚇他?萬一出點事咋辦?”

顧北風認真的看著她:“我冇騙他,他身上那條褲子,有一處暗色的痕跡,應該是血色冇有洗乾淨。”

周舟:……

愣了下,忽的拿出電話,咬牙切齒的叫道:“送衣服的,我說你能快點嗎?!還有,你特麼給我們洗了冇有!我們不要便宜的,要貴的!敢給我拿二手,姑奶奶活劈了你!”

聽著周舟這頓吼,顧北風勾了勾唇,把手機收起。

唔!

也不是所有估衣,都那麼恐怖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