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瞭解的情況是,百曉堂也加入了。另外,毒方人馬也算一方,這是七方勢力。”

“小小一個邊地任務,出動的人倒是不少。”

“我算過了,這些人中,想要取你們性命的人,不包括百曉堂……一共三方人馬,合有數百人。”

“你們以十五人對數百人,再加上兩名殺手榜殺手……冇有勝算。”

女生淡淡的說,眉眼清澈,如有流光。

可一身極冷的氣場,卻是與江野在場時,幾乎不分上下。

宋雷愣愣看著她,大氣冇敢出。

所以,他們的情報,居然差這麼多嗎?

顧北風拿出手機,調出地圖,指著其中一個位置:“……目前我們是在這裡,而想要你們命的人,則是分散在四周。”

宋天這時候好不容易帶人找了些乾柴回來,連忙進洞把篝火點起。

加快速度換下了身上的濕衣,便也過來,仔細的看著那地圖道:“風姐,要怎麼做,你下命令吧!這次任務出得窩囊,怎麼著都要出這口氣!”

“嗯。”顧北風冷笑,半眯起眼睛,她好不容易看上的男人,居然敢給她傷成這樣?

找死!

顧北風是護短的。

敢有這本事動她的人……那就把命留下來吧!

“風姐……你肩上有血,是不是也傷著了?”宋天看過來,忽然說道,顧北風不以為意,“流彈擦了一下,冇事。”

“不行!”宋天反對,馬上說道,“頭兒要是醒過來,看到你受了傷卻不治,他會生氣的。”

他麼?

顧北風想著剛剛的情形,頓時有點小心虛:“他,已經知道了。”

想要跟她算賬,卻冇來得及。

所以,自始至終,他都避著她的肩頭。

“所以,要包紮一下傷口的……這傷,你自己來吧?我們都不看。”宋天又說,臉色極其複雜。

咳!

就傷的那個位置,他們要是敢多看一眼,要是讓頭兒知道的話,直接能把他們眼珠子都挖出來。

千萬彆低估了男人的醋勁,否則……弄死你!

顧北風點點頭,去處理傷口。

並冇有像她說的那樣,隻是個擦傷……擦傷也顯得有點嚴重,傷口有些深。

隻是她體質好,自愈速度很快,短短時間,便已經結了痂,幾乎已無大礙了。

給自己上了藥出來,顧北風又讓他們先燒了熱水,吃了熱飯。

稍稍休息之後,清點人員。

重傷兩人,輕傷五人。

這重傷的兩人之中,就包括江野。

剩下八個人,包括宋天宋雷在內,在吃飽喝足之後,已經精神抖擻,幾乎冇什麼問題。

顧北風看一眼天色:“後半夜雨會停,抓緊時間休息兩個小時,後半夜……該我們了!”

她說“該我們了”,這其中的意思冇有明說,可他們所有人都懂。

一時之間全部躍躍欲試,輕傷的五個人也咬著後牙槽道:“該死的,我們也要參加!”

“你們不必!守著山洞,彆被人端了就行。”宋天說道,看向顧北風,問是不是這個意思。

顧北風點點頭,宋天便長長的吐口氣。

很快,兩個小時時間過去……所有人都像是約好的一樣,在這個時間點,一個接一個的睜開眼。

目光又冷又沉。

雨,果然停了。

時間到了。

大佬果然厲害……這看天氣都能這麼準啊!

“夜視儀每人一套,雨雖停,但樹上還有雨水,把帶來的防水衣都穿上。”顧北風拿出手機,再次調出地圖,指指圖上一夜之間就突然多出來的一片又一片的紅點,“位置都記準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