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手機響了,顧北風接起,周舟愉快的聲音道:“祖宗,搞定。”

“好!”

顧北風唇角上揚,一個字,就掛了電話。

身後八個人看著,就……震驚得不要不要的。

唔!

這大佬平時連接電話都這麼狂,這麼拽的嗎?

嘖!

相對比來看,那平時對他們這態度……可真是超級超級好了!

宋天一臉感慨的說:“風姐,這一次,那些人都死了,他們造出的毒丸,也得需要銷燬。”

“嗯。”顧北風答應著,指尖捏著手機轉著,想著這事周舟會去做,也就冇理。

至於那些造毒的設備等,顧北風也不用操心……她隻管剿,其它的,自有鬼門的人去負責。

硯鬼向來都精得很。

回到山洞,江野已經再次醒了過來,他原本要出去找顧北風的,可剩下的幾個傷員,死活抱腿不讓走,江野冇法,隻好臭著臉,耐著性子靜等。

眼看都到十二點了,這人還冇回來,他都快控製不住自己了,正要起身出去,外麵警戒的隊員眼睛一亮,喊道:“頭兒,他們回來了。”

攔路的人閃開,江野大步出去,就正看到他心心念唸的那祖宗,目光淡淡走在前方,一步一行穩得很。

陽光從頭頂的樹葉間落下來,落在她的臉上,光斑點點,也照得她的皮膚極其的白。

這祖宗一身黑衣,腳上套著長靴,頭髮也梳了起來,露出她圓圓的小臉,還有小巧的耳垂。

一身的颯氣,無人能及。

一身的氣場,也誰都比不上。

她從黑暗中走過,是他的光,是他的王,也更是他的救贖。

江野看著看著,慢慢便彎了唇。

他向她伸出手,低低的一句:“小風……”

顧北風大佬氣場,走得無比狂野。

這是她平時一貫的作風,再加上一夜未睡,又殺了不少人,她精神也不太好,眼底血絲極甚,邁的步子未免就更大。

可,就在這時,她忽然感覺,被一雙熾熱的目光盯著著。

猛然抬眼,江野已經向她伸開了手臂。

瞬間,那滿眼的戾氣,與滿身的燥勁……一下子就飛了。

冷冷的眼神,轉眼變得萌萌噠。

軟了聲音先喊:“哥哥……”

誒媽呀!

這一聲喊,瞬間讓所有人都雞皮疙瘩掉一地。

尤其昨夜還見過她大殺四方的那八個人……瞬間就噴了。

啊啊啊!

我是誰?

我在哪兒?

我看到了什麼?

我聽到了什麼?

閻羅一般的女殺神,居然轉眼喊哥哥喊得這麼軟麼?

嗚嗚嗚!

這反差好大……好想死一死!

一群人頓步,無語,不敢看,更不敢上前。

顧北風撲過去,輕輕抱著男人的腰身,小心避開他胳膊的傷處,第一時間問他:“還發燒嗎?讓我看看。”

冰涼的小手摸上他的腦門,將江野已經退下去的熱度,瞬間又勾了起來。

他深吸一口氣,又深吸一口氣。

一把摟住她腰身,不由分說,抱進了洞中。

顧北風隻是最初“呀”的一聲過後,就不再動靜了。

然後,女生特彆乖巧的又甜甜軟軟糯米糰子一樣的看著他,還有些小激動的舔了舔唇,問:“哥哥,你要親親我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