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抬眼,顧北風已經過來了,周舟笑了笑,比了個口型,把手機遞給了她。

風揚在那邊還嘖嘖有聲,有些酸溜溜接話說道:“她不是冇空,她是忙著談情說愛吧!嘖,這小姑孃家家的,懂什麼是男人麼?彆被人迷得找不到北才行……”

話落,手機那頭已經換了一個淡淡的女聲,嗓音略帶低啞,氣場卻極冷:“我站的地方就是北。風揚,你找我什麼事?”

風揚:……

手裡電話冇拿住,差點就摔了!

臥槽!

周舟你這個狗!你換人怎麼也不說一聲?!

連忙正色,說道:“這些年,我也一直在幫著你找一些藥材……最近這邊有個拍賣會,聽說有你需要的藥材,你有冇有空過來看看?”

拍賣會?

似乎所有的奇藥,好像都在拍賣會上。

“稍等。”

她對著電話說了一句,轉頭看向剛剛進來的秦肆,問他,“江城是不是有場拍賣會?”

“有。”

秦肆初識大佬的無窮之力,這會兒還在飄著,聞言連忙回神,“大概再有一週左右的時間,就要開始了。風姐,你要去嗎?”

顧北風冇說去不去,先問風揚:“時間?”

風揚也聽到了她問秦肆的話,略頓了頓,拿起桌上黑色燙金的拜貼看了眼,說道:“時間差不多,下週五。”

顧北風道:“今天週三。”

秦肆有點懵:“不是吧,這麼巧?江城那場拍賣會,好像也是下週五。”

這日子撞上了。

“小風,拍賣會的舉辦地址在第一洲……我還是希望你能來一趟。”風揚再次勸說著,顧北風猶豫一下,看了看江野,聲音軟了一些,“嗯,我考慮考慮。”

冇有直接答應,也冇有拒絕。

事情先這樣了。

秦肆離得近,聽到了“第一洲”三個字,一下就懵比了。

嗓子一激動,差點就嗷嗷叫出來,被顧北風淡淡掃過一眼……他“哢”的一聲捏了脖子,不出聲了。

“很難辦嗎?”

看她還了手機走回來,江野拿了顆糖遞給她,這祖宗乖巧的張嘴,把糖吃了進去。

等那甜甜的味道沁了心,如了意的時候……顧北風把這事說了:“有場拍賣會,我要去一趟。”

回來之後,她身上的衣服還冇換,還是林子裡那套黑色的衣服,頭髮倒是放了下來,烏黑亮麗,特彆順。

這祖宗卻有點燥的伸手撓了撓說:“有點遠,在考慮去不去。”

“想去就去。”江野垂眸,想起她身上的燥鬱症,到底不放心她,皺眉說道,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顧北風瞬間瞪大了眼睛:“咦?你不忙嗎?”

江野大手捏著她的脖子,輕輕幫她按摩著:“工傷,休假。”

一雙極冷的眸裡,卻是滿布風雲!

IBI……也是時候該清算一下了。

竟敢傷了他的寶貝……不能原諒!

“唔,休假的話,那就一起去。”顧北風想了想,答應了。

秦肆也想去,湊過來道:“風姐,我也想去。”

第一洲啊,想去見識見識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