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哪兒呢?我怎麼不知道?她要是受傷,我應該……”周舟說著,圍著顧北風打量,視線在落到她後麵褲子上的時候,忽然就頓住話頭,眨著眼,不說話了。

唔!

就……神他媽受傷,這是大姨媽來了!

周舟一臉黑線,帶了顧北風往屋裡走:“你這是來大姨媽了……彆急,我幫你弄弄。”

大姨媽?

不得不說,顧北風對這方麵的事情,簡直是小白到白癡的地步!

她彆的方麵,在各個行業領域都是頂流大佬,唯獨輪到這些私人生活的小事,就變得有點蠢蠢的。

周舟也挺服氣的:“學過生理課嗎?生理課上會講的,就是女人必來的那個東西?”

顧北風皺眉:“為什麼要來?不來不行嗎?”

行!

當她冇問。

她是真的就忘了……這祖宗從冇正兒八經的上過學,小時候又在瘋人院長大,那些老頭子們,又能教她什麼?

各式研究發明創造倒是教了不少,也真教出了個怪物天才。

但生活方麵,就糊得很。

“行了,我回頭再給你講。你先拿這個,去換衣服。”周舟記得自己每次出門都隨時帶小翅膀的,這會兒也帶了。

翻著揹包給她找出來兩包,又讓她去換乾淨的褲子。

然後,等了半天冇出來,周舟就有點懵。

好半天,才一拍腦門想起來,震驚了:“我去,她該不會是……不會用吧?!”

天!

感覺像帶孩子一樣。

連忙又敲開廁所的門,果然見那祖宗正拿著小翅膀呆呆看著,不知道要怎麼用。

就這樣的風爺大佬,莫名就有些蠢呆的喜感。

周舟強忍住想RUA一把大佬的想法,再耐心的教著她如何使用。

外麵,江野也終於搞清楚了什麼叫大姨媽……臉色有些尷尬的同時,也長長鬆了口氣。

不是受傷就好。

他返身回去,也找了褲子換了。

頓了頓,想要用手機詳細搜搜這方麵的事情,纔想起自己的手機毀在邊地線的林子裡了。

就問紀冰要了一台新手機。

聯網之後,他搜了一下女孩子的生理期該注意什麼……可,越搜臉色越是難看。

這裡冇有彆的人問。

他直接把秦肆叫了進去,問他:“女孩子的生理期,一般幾歲開始?”

秦肆一愣:“臥槽!野哥你是不是被魂穿了,你一個大男人,為什麼要問這個?”

“我好得很,冇毛病,也冇魂穿!現在,我問什麼,你就答什麼!”

“行行行。”見他一臉嚴肅,秦肆利利索索的做起了生理課的科普老師,最後說道:“……總之,一般都在十二三歲左右,就來了。”

江野:……

那麼早就來了。

那顧北風……怎麼這麼晚?

“要是來得特彆晚呢?”

“那肯定是營養跟不上,或者是身體有毛病,不健康的人……纔會拖得很晚的。”秦肆張口就來,江野臉色沉下,“她健康的很!”

心裡卻是想著,她一直都有燥鬱症,這個會不會……也跟她的身體有關係?

越想越是擔心,連秦肆何時走的都不知道。

好不容易等到她們兩人從房裡出來,江野大步過去,還冇開口,顧北風已經皺眉道:“哥哥,這個姨媽,它很不舒服。”

噗!

周舟噴了!

臉也綠了!

就!

臥槽槽槽……大佬啊!

有些話,你能不能彆亂說?

矜持點好不好?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