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慕楓點頭,笑著說道:“媽,你放心吧!這江家偌大的家產,總得有我一份纔是。畢竟,私生子也是子啊!總不能一直以來,都便宜了他江野!”

白靈的私生子,慕楓。

僅僅隻比江野小兩歲!

可想而知,當年江野的父親還活著的時候,白靈就已經劈了腿,出了軌,並且在藉口出國去玩的半年當中,偷偷生下了慕楓!

現在,聽說是江野出事了,便帶著慕楓回來奪家產了!

白靈咽不下心中這口氣。

不管再怎麼說,江野也是他的兒子,江野不聽她的話也就罷了,死了也活該,反正她還有另一個兒子。

可是,江家的財產,卻絕不能落到顧北風一個外人手中!

這也是白靈之所以急匆匆趕來逼宮老爺子的心思。否則的話,若是江野活著,她並不敢來。

她有點怕自己那個兒子。

“哥哥。”

掛了電話,顧北風側眸看過去,跟江野說道,“爺爺可能出事了。”

江野一頓,半眸的眼底,閃過點點寒光:“嗯。那風爺可要出手,救爺爺於水火之中?”

一句“風爺”頓時讓顧北風頓了頓,然後心尖跟著顫了顫,默默的看他一眼,也不裝乖巧了,當著他的麵,撥出電話,“江家出了什麼事?”

這幾天,周岩都快急瘋了!

他進不去江家,江家裡麵的人也出不來。

他眼睜睜看著突然來了一男一女,帶了人把江家控製起了,周岩也是乾著急冇辦法……也得虧他機靈,趕緊就躲了起來,最近一直在關注江家的事情。

終於接到顧北風的電話,他一下就淚了,嗚哇說道:“風姐,你可算打電話回來了……江家出事了,老爺子被人控製了起來。這幾天我打不通你們的電話,誰的電話也打不通,可急壞我了。”

他說得對,顧北風幾人到了邊地線以後,手機信號就入了另外的網,與明都不通了。

周岩劈裡啪啦把事情快速說了一遍,顧北風明白了,舌尖用力在唇內頂了一圈,嗯了聲:“知道了。”

電話掛掉,周岩滿身是汗,終於大鬆口氣。

顧北風捏著手機跟江野再次說道:“哥哥,是白靈帶著私生子回去了,聽說你死了,要搶江家的家產。”

嘖!

就,不得不說,有些人可真是作得一手好死啊!

江野笑了。

不急不燥,清冷漆黑的眼底卻是勾著極度駭然的狠勁,他拍了拍顧北風的小腦袋:“小朋友,大人的事,不用小孩子操心。”

還能真吃軟飯嗎?

就算吃,也要硬吃才行。

江野起身出去,顧北風知道,他是去解決事情了。

指節在手機上敲了敲,給孟歌去了電話:“恢複得怎麼樣了?”

孟歌一見顧北風來電,娃娃臉上立時露出笑意:“風姐,你還好嗎?我冇事了,能起床走動了。”

“嗯。”顧北風也不跟他客氣,“你去做件事……”

江爺爺是她罩著的。

看在江野的麵子上,顧北風不會對白靈如何,但是……會打斷那個私生子的腿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