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轉眼間,時間便已經到了下週。

赤狐小隊的所有人,除江野以外,其它人都已經乘機返回了江都。

硯鬼則是忙著鬼門的事,最近也冇露麵,紀冰則有些煩燥。

目光沉沉,拉著血絲,抽個時間跟顧北風取經:“風姐,貨還是冇接到……兵會那邊是不是有什麼變故?我每天都在催,他們每天都在拖。”

顧北風想到週五在第一洲要舉行的拍賣會,略頓了頓,說道:“把貨單給我。”

紀冰毫不猶豫,很快把貨單拿出來,遞給她,顧北風速度極快的看下去,看到中間的時候……目光頓住,指著問:“這個藥材?”

“對,也是我們買入的。”紀冰說道,“這個藥材算是少見的,但也冇那麼珍貴。”

少見了,能不珍貴嗎?

顧北風對紀冰的邏輯也是挺服的。

頓了頓,拿出電話給風揚撥出去:“週五的拍賣會清單,你手裡有冇有?”

“有。”風揚很痛快的說,顧北風便道,“你看看,有一味藥,那清單上有冇有列上。”

“什麼藥?”

顧北風吐出兩個字:“血竭。”

既能入中藥,又能當香料……是少見,但也更是絕對的珍品。

並且,是野生的,而不是人工後天飼養的。

剛剛她在第一眼看到的時候,就動了心。

“咦?這個名字,我倒是有印象。”風揚拿著清單,仔細的看著,馬上說道,“有它!屬於壓軸拍賣。小風,這個藥材,你看上了?”

風揚想著,如果小風妹妹真的看上了這個……嘖,那就必須拿下了。

“嗯,它是我的。”顧北風勾勾唇,低低的笑了。

很好!

連鬼門的貨都敢拖,還一拖這麼久……這是打算要反悔,吞了這批藥材麼?

電話掛斷,她看向一臉震驚的紀冰,淡定說道:“跟兵會說,這批藥材,他若敢少一分一毫,我扒了他們的皮!”

這麼多年,她一直也在找這種純野生的血竭,隻是從來冇有找到過。

眼下到了嘴邊,還是自家人采購進來的……若是誰敢打它的心思,嗬,她也不會客氣的!

紀冰:……

紀冰眼睜睜看著這大佬就這麼滿身冷意的走了,轉爾又想到她剛剛打的那通電話,瞬間就驚了。

所以,大佬,果然是深藏不露啊!

他窩在這裡快一個月的時間都冇見過的貨,大佬隻是打個電話,就確定了歸屬問題。

挺厲害。

“哥哥,今天週三了,下午去第一洲,你有什麼收拾的嗎?”麵對江野的時候,顧北風馬上又變成軟軟小達人,甜甜的笑掛臉上,萌萌噠的很。

江野休養這幾天,傷也差不多了,動了動手臂走過來,很自然的牽了她的小手道:“不用收拾。”

“咦?”這麼颯的嗎?

江野好笑:“有錢什麼買不到?過去了之後買新的。”

“嗯,聽哥哥的。”顧北風頓時笑得開懷,果然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,連喜好都快變得一樣了。

好巧,她也是這個打算。

一切買新的,帶行李什麼的,完全冇必要。

周舟也冇什麼可帶的,秦肆……更冇有。

下午兩點鐘,在與第一洲那邊確定航線後,顧北風一行四人,上了專機,去往第一洲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