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過獎個屁!

抱著懷裡的小女生,江野沉著臉,大步出去!

外麵,周舟百無聊賴的站著……一聲一聲的直歎氣。

“誒!”

“誒!”

“你說這……都躲得遠遠的了,還得回來。姓秦的,你特麼就一點也不頂用,謊話都不會編的嗎?”周舟好氣,衝著秦肆就嚷。

秦肆一臉懵比,也好氣啊,惱得不行,說道:“這事怎麼能怪我?你們兩個女人大半夜出去,乾什麼也不說……那我當然也擔心啊!那野哥要問的話,我肯定是要說實話的!”

周舟踹他一腳:“你就是個豬腦子!風姐是到衛皇這兒來了,我特麼敢說實話嗎?我為啥要跟著風姐一塊走?就是怕江少問我啊!”

“你也知道江少那個人……看起來冷冰冰的,可對風姐是很緊張的。萬一要是因為這事問起我,我很為難的知道不?”

“所以,你秦公子果然是個大公子!白長了個腦袋,啥也不懂!”

周舟這小嘴叭叭的,一開口就是個機關槍了。

一連串的話砸出來,秦肆給砸懵了。

回過神之後,也好氣:“姓周的!你有冇有點良心!你也知道我家野哥賊幾把厲害,那你跟著風姐跑的時候,你怎麼不知道把我也帶上?你帶上我的話,還有今天這事麼?”

簡直是,氣死!

枉他還把她當哥們呢!

原來這哥們就是用來坑的?

噗!

周舟愣了片刻,然後瞬間噴笑出來,笑得肚子都疼了!

“我去,你大爺的……我還以為你為了彆的事情生氣,搞了半天,是因為我們出來冇帶你,所以你才生這麼大氣?”

嘖!

就想問一聲,秦公子你這腦迴路,真特麼太奇葩了呀!

就,笑死的感覺。

“難道不是嗎?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……你們倒好,一個兩個全跑了,就剩我一個人去扛野哥的怒火,我也怕啊!我也想跑啊!我可不就……冇頂住這壓力,果斷就把你出賣了!”秦肆板著臉,嗬嗬說道。

見周舟也真是笑得太冇形像了,他又惱,然後眼底飛快的閃過一絲亮意,轉瞬又逝。

接著又說:“不過這次就算了,你坑我一次,我也坑你一次,扯平……下次再有這事,不許再把我撇開!要不然,我會翻臉的!”

“不不不,再不會有下次了……我說秦公子,你這麼傻白甜的性子,是怎麼搭上江少這條線的?話說,你倆這智商……天差地彆啊!”周舟笑瘋了,然後又勾肩搭背跟秦肆說,說著說著,忍不住又笑起來。

那哈哈大笑的聲音,可真是如同魔音穿耳,秦肆都恨不得把嘴巴給她縫上!

咬牙切齒,一把將這個惡劣的女人甩開:“彆以為我聽不出來,你就是覺得我蠢,是不是?!反正不告訴你,我就跟野哥關係就是好得很!你羨慕不來的!”

於是,他這氣鼓鼓的樣子,越發把周舟逗得不行,臉都疼了:“好好好,我,我不羨慕,不羨慕!我真不羨慕的……那啥,我下次指定帶你啊,去哪兒都不會忘了你的。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秦肆嗬嗬一聲,轉頭,看裡麵也冇什麼動靜。

想給江野打電話又不敢,就跟周舟說:“要不,你給風姐打個電話,看他們晚上還回不回酒店?”

周舟纔不打:“我又不傻,打電話捱罵麼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