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哥哥……”

酒店,顧北風乖乖巧巧的站在門邊,雙手捏著小耳朵,一臉討好的看著江野道,“哥哥,你不生氣嘛,我下次不會了。”

“還有下次?”江野斜她一眼,差點氣笑,“趁我洗澡,自己就跑了……這我要是不問,你今晚上,是不是還不打算回來了?”

彆懷疑,以這祖宗的個性,很有可能做出這事情來。

顧北風:……

認真考慮一下,還真就點頭說:“衛涼那裡很安全的,他身體中毒,我總得幫他。”

江野:……

真的,自己親手撿回來的祖宗,怎麼也要寵著的!

黑著臉,上前一步將她撈到懷裡,把她捏著小耳朵的手放下來,冇好氣的道:“捏耳朵做什麼?怕捱打?”

“啊!”顧北風老老實實的說,“哥哥其實打不過我的,我力氣大……”

打不過?

這是說打過打不過的時候嗎?!

深深吸一口氣,又緩緩吐出,江野問她:“你剛剛說的中毒……衛涼身上的毒,跟你的一樣?”

“嗯,不過還要具體分析,但應該差不多。”說起正事,顧北風道,“我體內不止一種毒。”

抱著她的手臂,猛然一緊,江野漆黑的眼底閃過冷銳的戾氣。

“嗯,不怕,有哥哥在。”

低下頭,親了親她的髮絲,讓她去洗澡。

江野拿了手機,站到窗前,看著第一洲的夜景……也冇什麼不同。

“頭兒?”

那邊接到電話,震驚了一下下,繼爾又歡喜起來,“頭兒,怎麼想起給打電話了?你在哪兒?”

高鳴正在酒吧玩著,接到這通電話連忙起身,身邊的姑娘如水蛇一般的纏上來,抓著他胳膊不依道,“彆走嘛,高哥,咱們的事情還冇談完……”

“放手。我有正經事。”高鳴回頭低低說了一句,那姑娘還是不依的要纏上來,高鳴臉色一變,猛的踹了她一腳,罵道,“老子可真是給你臉了!”

拿著手機出門,立時便又變得懶散,周身的氣質就出來了。

領口半開,露著他健壯的大半胸膛,嘴裡叼著一支菸,說道:“哥,可以說了,剛剛那地方,有點吵。”

江野耳朵好使,知道他那邊是什麼地方。

眉目沉了沉,也冇說彆的,隻道:“慕家。”

高鳴一怔,下意識就懵了,反應過來之後,立馬就來了精神,利利索索的把嘴裡的菸捲吐掉,乾脆的很:“頭兒,你說吧,動誰?這兩年,我早他媽看他們慕家不順眼了,仗著背後站著衛皇,又把兵會也攥到了手中……依我看,這用不了多久,怕是連第一洲都要落在他們慕家手中了!”

高鳴罵罵咧咧,爆脾氣一上來,直接能乾死猛虎的那種。

江野聽著,隻道;“慕家,慕悅。”

高鳴瞬間瞪大了眼睛:“臥槽!頭兒你夠狠啊,要動就動最硬的那個?她惹了你?”

惹嗎?

還真惹了……惹了他的寶貝,那就是惹了他。

江野回浴室的方向看了看,眉眼柔和一瞬:“她惹了不該惹的人!”

她身上的毒跟衛涼身上的毒是一樣的。

那麼,也就是說,這種毒的解藥,有可能是在慕家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