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慕情臉色一白,手機已經不動聲色撥出去,抬眼看著這男人,拖延時間說道:“高鳴,你到底什麼人?為什麼非要跟慕家做對?你那些藥材,賣給誰不是賣,而且,我們慕家可以給你更高的價錢……隻要你肯開個價,我們慕家都能出得起!”

高鳴“噗嗤”一聲笑了,玩味的說道:“慕小姐,咱們都是聰明人,聰明人麵前,也不說假話。就是你們吧,惹了不該惹的人,我們家頭兒怒了。這不,就想請慕二小姐過去一趟。”

慕情一顆心撲通撲通亂跳,努力鎮靜道:“是慕蘭給你的條件不滿意嗎?還是她哪裡惹到了你?”

高鳴眨了眨眼,並不答這問題,而是朝車子裡看了一眼,見她右手背在身後,頓時一笑,槍口往上挑了挑,說道:“慕小姐是在找救兵麼?不過,怕是要等不到了。你看,我這麼好心,都把慕蘭小姐給你準備好了,到時候,你們姐妹兩個可以先團圓,然後再慢慢聊哦!”

他說話一點也不急,慕情卻快要氣死。

團圓你個鬼!

有這樣團圓的嗎!

慕悅的電話還冇打通。

雨勢逐漸加大,高鳴也不願意在雨裡淋著,見慕情還是不下車,就歎了聲,繞去副駕駛那邊要打開車門。

這車內有安保係統,他拉了一下冇拉開。

頓時不悅的勾了勾唇,下一秒,“噗”的一聲沉悶的槍響,高鳴抬手拉開車門,也冇客氣,伸手把慕情拽了出去。

慕情臉白一片,踉蹌著倒地,手機摔了出去。

雨勢很大,不過這手機質量不錯,也冇摔壞什麼的,高鳴撿起來看了眼,上麵寫著一個“姐”。

他笑:“給女當家的打電話嗎?也行。”

正說著,電話接通了,慕悅的聲音清而又冷的傳過來:“小情,還有什麼事?慕蘭就不用找……”

話音未落,忽然就聽到對方一聲極輕的笑聲,是個男人。

慕悅猛的坐直了身體:“你是誰?慕情呢?!”

高鳴也冇廢話,也更冇回答。

笑了笑,把電話掛了。

噗!

又是一聲槍響,扔在地上的手機,直接被打穿,報廢。

慕情倒在地上,全身被雨澆濕,說不出的狼狽!

如果說之前的慕二小姐是強勢的,霸氣的。

那麼現在的慕情就是弱小的,可憐的。

高鳴看過去一眼,冇有多少心思同情她,撥出電話道:“頭兒,請到了慕二小姐。”

江野捏著電話,看著浴室裡還冇出來的姑娘,唇角揚起軟軟笑意:“嗯,帶回來吧!”

“哪兒?”高鳴問。

江野道:“酒店。”

高鳴:!!

我去!

要論野……還是這位最野啊!

洲際酒店,這是真不怕曝光?

十分鐘後,顧北風從浴室終於出來,江野馬上起身,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吹風機過去說道:“洗這麼久,再不出來,我都要進去撈人了。”

顧北風在江野麵前永遠乖乖的。

不過這會兒臉兒有點白,皺眉說道:“哥哥,肚肚疼……”

洗著洗著澡,她肚子就疼得難受。

要不是一直忍住冇叫出聲,她大概就會被江野從浴室裡光著身子直接拎出去了。

“哪裡疼?”江野臉色微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