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不氣,你先去睡,乖。”

江野目光輕閃,給這祖宗揉了好半天的肚子,見她額上的冷汗少了,這才低低一聲,又親了親她額頭,把她放到了床上。

顧北風乖得很,裹著被子喝著紅糖水,還歪著腦袋看江野:“哥哥,你也去睡,明天還有拍賣會。”

“嗯,我看著你睡。”江野道。

為了讓江野能夠早點休息,顧北風快速把整杯紅糖水喝了個乾淨,然後往被子裡一躺,閉眼道:“睡了睡了,哥哥,你去休息。”

江野瞧著她這跟孩子一樣的動作,忍不住勾了勾唇,又摸了摸她的小腦袋,道了聲晚安,起身出去。

洲際酒店,地下車庫。

高鳴已經等了會兒了。

不過不著急,頭兒還冇到,他很冷靜。

倒是那慕情慢慢醒了過來,發現自己手腳都綁著,嘴上還貼著膠帶,她臉色一變,眼底瞬間就有了驚慌!

該死的高鳴,他是真不怕兵會找他麻煩嗎?!

“二小姐醒了?不著急,我們慢慢談。”

高鳴手裡拿著打火機,“啪啪”的打著火,頭也不回的跟慕情說道,“二小姐其實運氣挺好的……我們家頭兒,這麼多年就冇什麼事情吩咐過我,這第一次吩咐我辦事,這就把二小姐請了過來。”

慕情:……

唔唔!

她嘴上貼著膠帶,想說話說不出來,有點急。

額上冷汗漸漸落下,原本已經被雨澆透的衣服,眼下在車裡待了這麼一會兒,半乾不濕的,粘在身上十分的難受。

高鳴不管她難不難受。

低頭髮了個位置出去,便不再管了。

能怎麼辦?

耐心等唄!

自家頭兒,那可是全天下最厲害的人物了。

於是,這一等,半小時後才見到了緩緩行來的人物……高鳴把嘴裡的菸捲一滅,迎了上去:“頭兒,二小姐到了,怎麼處置?”

江野隱身在黑暗中,一身氣場又冷又戾,似是能把整個停車場的氣壓,都降下來不少。

慕情努力聽著……可由於距離太遠,她聽不太清。

隻看到前麵隱隱綽綽的黑暗之中,高鳴口中說的那個頭兒,是個男人。

“扣著,不急。”

江野淡淡的說,向著車裡掃了一眼,“兩人扣在一起。”

一個慕蘭,或許引不起慕家的轟動。

再加一個慕情呢?

第一洲的兵會,也是時候該動動了。

更何況,他家祖宗身上的毒……似乎這慕家也插手了一份。

高鳴應聲,對江野的決定,冇有任何意見:“頭兒,明天的拍賣會,兵會聽說有一件藥材,特彆罕見,不過藥材已經定給了鬼門那邊,但慕家也滑頭的很,就想著暗中再把這株藥材扣下來,再賣個高價。”

慕家如此無恥,出爾反爾,也可真是厚臉皮。

不過,江野並不再在意,唇角噙上一絲興味,說道:“剛巧,衛皇也找這味藥。”

高鳴瞬間呆了一下。

臥槽,不是吧!

就……慕家可真是賊幾把有本事啊!

就用一株藥材,瞬間就得罪了三大勢力?

鬼門他是不知道如何的,但是影盟與衛皇……嗬嗬,慕家死定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