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兵會,慕家。

慕悅纖細的指間摩挲著的手機,猛一下砸地下,目光駭得厲害:“找!一定要在拍賣會之前,把慕情找到,把她救出來!”

慕餘皺眉。

救?

這要怎麼救?

“你還是太沖動了。這種情況下,你隻知道是高鳴抓走了慕情,甚至連人在哪兒都不知道,你要怎麼救她?”

慕餘是慕悅的叔叔。

平常跟慕悅慕情的關係也不錯……可今天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,慕餘竟然就這麼一句輕描淡寫的話?

慕悅一下甩頭看了過去,眼底是說不出的冰冷:“二叔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二叔就這麼盼著慕情出事嗎?”

“胡說八道!慕情跟你一樣,都是我的侄女兒,跟我有著打不斷的血緣關係,我怎麼可能不管她?”慕餘不高興的說道,慕悅心中稍稍冷靜了一些,眼底迸出的戾氣瞬間又壓回去不少。

她吐口氣,努力讓自己冷靜,低低的道:“明天的拍賣會,她一定要參加!”

慕餘多看了她一眼。

冇有出聲。

半會兒,皺眉說道:“可我們目前查不到慕情被帶到哪裡去了……她像是憑空消失了,而對方應該有更厲害的黑客,否則,在這個第一洲,誰有本事能做到這些?”

有本事的,衛皇肯定是最有本事的。

但衛皇身邊也冇有一個叫高鳴的人。

這事對不上。

“二叔,不管怎麼樣,我都要找到她……除了她是我妹妹,是這慕家的二小姐外。與鬼門那邊的交易,也是她一手負責的。之前答應賣給鬼門的藥材血竭,也隻有她知道藏在了哪裡……二叔,明天的拍賣會,血竭是壓軸,它必須要出現!而且,還必須是真的!”

否則,她冇法給衛皇交待。

之前雖然存著利用血竭的心思去探一下衛皇的底……但,這還冇顧得上探呢,突然就冒出一個高鳴,把人給劫了!

東西都冇了,這還探個屁!

“你說什麼?血竭隻有慕情知道?”慕餘震驚,一下子急了。

忍了又忍,終是冇忍住,衝著慕悅罵道:“慕悅!這麼大的事,你是怎麼想的?你們姐妹兩個現在心越來越大,這種事情都敢胡鬨?鬼門那邊你可以不懼,但衛皇這邊你怎麼交待?明天真要拿不出血竭,衛皇不會罷休的!”

想到那個一身溫潤,目光清涼……卻是永遠都坐在輪椅上的年輕男子,慕餘心中硬生生的又是一個寒戰。

嗬!

咬人的狗不叫。

衛皇這個皇,從來都不是白叫的。

“二叔,這個時候了,你得幫我。”慕悅咬著唇說,她雖然不滿被慕餘這般指鼻子罵,但是,出了事,總還是自家人比較值得信任的。

慕餘狠狠瞪她一眼:“大哥死得早,你爺爺就把慕家交給了你打理……可你們兩姐妹,到底還是年輕啊!”

“二叔是在怪爺爺偏心麼?明明有二叔,卻是直接讓我們姐妹當家?”慕悅目光一轉,直接挑明瞭說。

慕餘嗬嗬一聲:“偏心不偏心,這還用明說麼?不過我也無意跟你爭,你也不用防備我。而現在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……要想救人,也不是冇辦法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