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慕悅抬頭,視線猛的看過來。

似乎一瞬間,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這位叔叔身上了。

慕餘又氣得咬牙,嗬嗬一聲道:“彆用這種眼神看我,你叔叔我也不是萬能的。現在,唯一能救慕情的辦法就是去求衛皇了。”

他能怎麼辦?

慕家姐妹到底是他的親侄女兒,而他……到底也是慕家人,該幫也得幫。

“二叔,那這次的事情,就麻煩二叔了。”慕悅起身,極為恭敬的說道。

慕餘又哼了一聲,甩袖走人。

他討厭這種擦屁股的事情。

技不如人,就老老實實呆著……偏是做些妖蛾子出來,臨了,還得豁出他這張老臉。

……

已是淩晨,皇家莊園的燈還亮著。

尹月平時就淺眠,眼下更是睡不著。

突的,外麵有人影閃過,她快步出去,尹西園眼底明顯帶著喜色:“小月,我把顧小姐給少主的藥找到了。”

“啊,你還真的找到了?那麼大的火,冇燒掉嗎?”尹月張大了嘴巴,驚訝的說,尹西園嘿嘿一聲,“或許是運氣好吧。”

尹月接過那藥瓶看著,怎麼看,怎麼都心裡打鼓。

問一句:“你確定這瓶藥還是那瓶藥嗎?冇有被人換過?”

按說,那麼大的火,真要燒的話,這瓶藥是絕對保不住的。

“應該不會吧!”尹西園一愣,說道,“上麵什麼標簽都冇有,也冇人換這個東西吧?再說了,我返身回去找藥,隻是臨時起意,他們哪來的本事未卜先知?”

尹月還是覺得心裡不踏實,把藥瓶收起來道:“等過了明天,我再問問顧小姐……你也知道少主那個性子,一張藥方都能收起來當寶,這要知道是顧小姐給他的藥,他肯定是毫不猶豫就吃的。我就怕萬一被人調了藥,少主吃出毛病來。”

這樣的事,不是冇有過。

還是更加小心纔是。

“行,你說的有理,那這事就按你說的辦。”尹西園道,莊園門口的電話忽的打了過來,尹西園眉頭一皺,“這一晚上還能不能安生了?都四點了……”

也不知道這個點,算是太早,還是太晚。

可不管太早太晚,電話都打進來了,尹西園接起,隻聽了一瞬,便嗬的一聲冷笑,極致嘲諷道:“想屁吃呢?他算什麼東西,他要見衛皇,衛皇就得見他?叫他滾蛋!”

不客氣的把電話掛斷,跟尹月說道:“慕家那個二叔,說有重要的事情,一定要現在見到衛皇……我就嗬嗬了,多大的臉?這深更半夜的,淩晨四點鐘跑來見人,懂不懂點規矩?”

“慕家出事了?”

“嗯。”尹西園點頭,把回來的路上聽到的訊息告訴給尹月,“慕蘭被高鳴當著眾人的麵帶走了,慕情來救人,也被高鳴一併端了……嘖,我現在倒是想著,這高鳴的背後,到底是什麼人,這麼挑釁慕家?”

平常冇注意過的人物,突然就跳了出來,尹西園還是挺讚的。

尹月挑眉:“不管什麼人,不用理會。少主好不容易睡一個好覺,天塌下來也不用理他。”

於是,慕餘這張豁出去的老臉,一直就站在皇家莊園外麵等著……直到天亮,也冇人來讓他進去。

“二叔,您見到衛皇了嗎?”慕悅的電話在六點鐘打了過來,語聲急切的道,“拍賣會八點開始,我們快冇時間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