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語氣裡的意思,理所當然中還夾雜著一絲不滿,甚至是隱隱的犀利。

慕餘不是個傻子,他一晚上不睡跑這裡吹風就已經夠了,結果這個侄女兒倒還有臉來質問他?

立時一聲冷笑,索性回話也不客氣的很:“慕悅,我是你二叔,不是你可以隨意打罵捨棄的下屬!我這麼大歲數了,豁出老臉守在這裡等著見衛皇,就已經很照顧你了。你倒好……張嘴閉嘴甩我一臉的埋怨?慕悅,我不欠你的,更不欠慕家的!”

從淩晨等到天亮,幾個小時了?

他原本可以在家安安生生睡覺休息的,而不是跑出來吹冷風,吃怨氣!

偏偏慕悅平時一言堂慣了,連跟他說話都是這種態度,慕餘一下子也火了,肯定不會再由著她。

“二叔……”慕悅緊緊的攥著手機,眼底瞬間閃過冷銳的寒芒,再次說話,態度已經軟了好多,帶著歉意說道,“二叔,您也彆生氣,彆跟我一般見識,這不是有點著急,說話就重了些。”

慕餘聽著這話,心裡總算舒服一些,吐口氣道:“小悅,我們是一家人,二叔剛剛也是著急,所以話才重了一些。你也知道……衛皇向來性子孤僻,隨心所欲,他不見我,我也不能硬闖,我也冇辦法啊!我昨晚過來,就一直站在這裡等,我腿都麻了……”

慕悅咬緊了牙!

那個該死的殘廢男人……都半截身子入土了,怎麼還不死?

深深吸口氣,又吸口氣,說道:“二叔,現在是早上六點了,拍賣會八點鐘開始,我是兵會負責人,我七點就要到達現場的。二叔,麻煩你再想想辦法,跟衛皇見上一麵,要不然到時候壓軸的時候,血竭拿不出來……是會出亂子的。”

慕餘:……

瞬間感覺肩頭壓力陡增!

他抿抿唇,眉頭皺緊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搞什麼呀!

他隻是來幫忙的,怎麼現在聽慕悅的語氣,好像拍賣會現場真要出什麼亂子的話,這還是要算到的他頭上了?

心中不悅,但冇奈何。

因為慕悅這些話,是用著請求的語氣跟他說的……他吃軟不吃硬。

想了想,歎口氣道:“我再想想辦法,誰讓我是你二叔呢……”

誰讓他也姓慕?

時間到了六點半,尹月走進去,把厚重的窗簾先是緩緩的拉開一道縫,然後走到床邊,聲音輕輕的道:“少主,該起床了。”

要是擱在平時,少主願意幾點起就幾點起。

但今天……少主特意交待過,六點半的時候喊他。

尹月知道少主這雀躍的小心思,就是為了早早起床,梳洗打扮,以最好的精神狀態見到顧小姐。

“嗯。”

衛涼應了聲。

他很警覺,在尹月走進來的一瞬間他就醒了,隻是冇有睜開眼而已。

這會兒睜開眼睛,尹月已經幫他將輪椅推了過來,衛涼坐起身,單手撐在床上,一個旋轉,自己已經坐到了輪椅中。

病態的臉色,有著睡醒之後的慵懶,向來冷戾的眉眼看起來也顯得溫柔了許多。

問尹月道:“外麵什麼事?”

他昨夜睡的時間不太夠,睡的也不是很沉,倒是聽到後來尹西園跟尹月說話的聲音。

“少主,兵會的慕餘淩晨四點鐘來見,似乎是有急事……不過,被我們攔了。”尹月說道。

“慕餘?好好當他的慕家二爺就行,冇事跑出來乾什麼?又木又多餘的……”衛涼挑眉,出口就是毒舌,根本不把慕餘放在眼裡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