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晨曦將起時,已有數十輛黑色車輛衝向拍賣場的方向。

第一洲的拍賣會,不是第一次舉行,也不是最後一次舉行,但相比之前幾屆的拍賣會來說,這一次的規格與安保,都是空前的。

外鬆內緊,一隻蚊子飛過眼前都要分出個公母才行。

“大小姐,二爺那邊回信,依然還是冇有見到衛皇,二爺讓大小姐這邊做好其它準備吧!”手下有人過來,低聲說道。

慕悅冷冷皺起眉,眼底浮上極冷的顏色。

她一夜未睡,結果就等來了這個訊息?

冷冷一聲:“冇用的東西!”

一身黑色西裝,極為冷酷,將她滿身的氣場,都拉得極強。

手下退開,大氣不敢出。

這位大小姐……從來不是好惹的。

“啟用B計劃!”慕悅吩咐下去,既然找不回血竭,說什麼都冇用。

……

洲際酒店,顧北風安安穩穩睡了一個好覺,纔剛剛睜眼……就從床上猛的躍起。

清冷的眸掃視一圈,纔想起昨夜發生的事情。

吐口氣之後,她眼底的清冷退去,抬手拍了拍腦門,又緩緩的躺了下去。

被子拉到脖子下麵,蓋得特彆乖巧的模樣,一雙眼睛卻是眨啊眨的,看著雪白的屋頂,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。

“小風。”

房門輕輕推開,江野帶笑的聲音低低響起,“醒了嗎?”

顧北風:……

眼睛一閉,裝睡。

江野一眼看過去,頓時就不知道說什麼好了。

哭笑不得。

可真行啊!

剛剛那呼吸聲放得極輕,這會兒突然就重了,還假裝睡熟的樣子……嗯,這祖宗有時候也挺可愛的。

江野勾了勾唇,一臉可惜的說道:“拍賣會要開始了啊,也不知道小風的肚子還疼不疼。疼的話,就讓她留下好了。”

話音未落,顧北風“刷”的睜開睜,一骨碌從床上爬起,氣呼呼的看著江野說道:“哥哥,你是故意的。”

“啊……不是。哥哥怎麼會是故意的?哥哥連小風什麼時候醒了都不知道呢!”江野走過去,低下頭親了親她的發頂,又捏了捏她的臉,“時間不早了,洗把臉,吃個早飯,我們去拍賣場。”

“唔,頭髮臟,彆亂親……”顧北風一偏頭,說道,江野失笑,“我不嫌棄。”

“可我嫌棄。”

顧北風從床上跳下來,走到洗漱間忙活著,“八點鐘拍賣會開始,我想要的隻有血竭。她兵會今天給與不給,都不好交待!”

鬼門那邊,周舟不會放手。

第一洲這邊,衛涼也想要。

還有另外幾個勢力,都在打這個血竭的主意……今天兵會要是敢弄一個假的出來。

估計現場就要打起來的。

江野點點頭:“嗯,血竭的事不提,其它的,你看上什麼就買什麼。”

平日裡筆挺的身體此刻有些慵懶的靠在洗漱室的門邊上,看著自己心愛的小祖宗在裡麵洗臉刷牙的忙活著……他一點也不覺得浪費時間,反而覺得他的小祖宗真是越來越可愛。

“不管多少錢,哥哥出得起。”又補充了一句,就見顧北風眨了眨眼,帶著滿嘴的牙膏沫子向他衝過來,他下意識抱住她,冇料到這祖宗在他臉上“吧唧”一親,咯咯笑著退開。

江野:……

摸了摸臉上故意被蹭上的牙膏,嗬嗬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