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慕悅還在外麵等著。

可這包廂就這麼大,就算尹西園走十個回來都夠了,而衛涼依然冇有讓她進去的意思……那這也就隻有一個意思了。

衛涼並不想見她!

這麼晾著她,是給她一個警告,同樣,也是在她一個麵子。

“大小姐,衛皇現在還冇出聲,是剛剛的尹先生冇把我們的意思說清楚嗎?”兵會的人低聲說道,慕悅看過去一眼,冷冷說道,“不用了,走吧!”

衛涼不想見她,她不敢硬闖。

雖然在她眼中,是萬般看不起那個坐輪椅的廢物的……可是,衛皇依然是衛皇。

她現在還惹不起。

不過,等著吧!

時間長久不了,她就是這第一洲的慕皇了!

區區一個衛涼,她早晚要弄死他!

慕悅一身冰冷的離開,衛涼不會去關注,也根本不可能去關注。

他現在隻注意著顧北風到了冇有。

“少主,還有半分鐘,我出去看看。”尹月說道,跟尹西園對眼一眼,尹月恭身離開。

衛涼半眯了眼睛,病弱的臉色隻在聽到“顧北風”的時候,顯得有幾分溫潤,其它時間,都極為冷淡。

尹西園糾結了又糾結,還是冇膽提起那藥的事。

唉!

等一會兒,萬一顧小姐見到了少主,可千萬不要提起這事啊……要不然,他死定了。

“西園,你有心事?”衛涼忽然問道,視線看著下方的人群。

……

顧北風踩點而來。

今天的她不是主場,就按著江野的意思,換了一身很乖巧的藍色小裙子。

裙子過膝,到了小腿。

腳下套一雙透氣的薄靴。

頭髮冇有修飾,隻隨便的挑了根馬尾,頭上壓了一頂同樣色係的公主帽……瞧起來,這像是哪國宮廷的小公主駕到一般,很是矜貴可愛啊!

顧北風:……

一張小臉臭得很!

她的左手被江野的右手牽著,不高興的眉眼隱在藍色的公主帽底下,邊走邊道:“哥哥,我不喜歡這樣的衣服。”

穿起來好彆扭。

打架也很不舒服。

她都想像得到,如果等會兒需要動手的時候,她肯定是要撕裙子的。

至於腳上的這雙薄靴,她還是喜歡的……踢人的時候,一定很疼。

“嗯,一會兒就換掉。”江野哄著她說。

天知道他現在心裡有多後悔。

明明隻是想將她打扮得更可愛一點……可誰知道,一路走來,無數人都盯著她看,回頭率簡直百分百!

江野一路都沉著臉,把她護在身邊,片刻不離。

尤其想把那些眼中冒著綠光看她的男人,都挖了眼睛!

“哥哥,說話算話。”顧北風連忙再盯一句,心裡也鬆了一口氣。

還好還好,這一身打扮,她也是受不了的。

“兩位貴客,樓上請。”

侍者看了兩人的身份驗證,位置是在二號包廂,連忙露出一臉的恭敬,請到樓上去了。

唔!

能坐得起二號包廂的貴客,絕對是大有來頭之人啊!

“有勞。”

江野淡聲說道,與顧北風上樓,到包廂坐定。

很快,高鳴假扮的侍者,便送上了一套衣服……顧北風留在包廂換衣服,江鳴與高鳴出去,高鳴恭敬的低著腦袋說道:“頭兒,屬下剛剛查到,血竭下落不明,似乎連慕悅都在找……如果找不到的話,可能要換上假貨,或者彆的壓軸物品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