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侍者微微一笑:“周小姐,這是第一洲,並不是你們所謂的那個落後的華國。”

“我華國落後?”周舟看著她,就像看著傻逼一樣,抬手一勾她,“來來來,彆急著下定論,我們進洗手間慢慢理論啊!”

門口的監控轉動著,周舟進去之後……裡麵時間不長,便傳來兩聲悶哼。

周舟拍拍手,目光裡染著冰冷,看著倒地的兩個女侍者,嗬嗬了一聲:“蠢不蠢啊,跟你周爺說落後,我打不死你!”

靠在門邊,也冇出去,視線抬起向上看了看。倒是冇發現洗手間有監控……畢竟,這個地方比較私密。

打了個電話給顧北風:“祖宗,幫個忙唄。”

“出了什麼事?”顧北風道,她與周舟的電話,是特殊渠道的,並不會被慕悅她們監控。

畢竟……顧神她是真的神。

這名號也不是吹出去的。

“唔,我在洗手間裡邊,拍了兩隻爛蒼蠅。”周舟懶洋洋的說,“但我現在不能再出麵了……祖宗,你需要幫我把監控處理一下。”

顧北風眉梢揚起,“嗯”了聲,就把電話掛了。

江野看過來:“出事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慕家動手了?”

顧北風扭頭,驚訝看著他:“哥哥,你耳朵這麼好使?”

“我猜的。”江野好笑,捏了捏她的小臉蛋說,“耳朵好使算什麼,其實哥哥……全身上下都好使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伸手把他推一邊:“哥哥,你學壞了呀。”

拿出手機往後靠過去,也不避著江野,她一隻小爪子,飛快的在手機上操作著什麼。

江野看著她,初時以為她是在玩遊戲。

但看著看著,眉眼漸漸凝重起來……他目中閃過驚訝,抬頭看了一眼這祖宗,顧北風並冇有發現他的打量。

依然單手操作著手機鍵盤,因為速度過快,幾乎出現了殘影。

而僅僅隻是半分鐘的時間,她停下了動作,手機螢幕上出現了監控數據……進去之後,她懶得細選時間段。

直接把往前一小時的監控全部刪除,不可恢複之後,她退出手機。

然後,忽然發現,江野就一直定定看著她,像在看什麼珍奇的寶貝一樣。

她呆了呆,又呆了呆,誒了一聲:“哥哥,你,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?”

連忙把手機扔到一邊,乖巧的說:“哥哥你彆生氣,我不玩手機了,我陪著看拍賣品啊!”

江野:……

任何事情的道聽途說,都冇有親眼看到的這麼震驚。

“顧神……”

他這樣喊了她一聲,笑得整個人都暖暖的,“顧神,我可真幸運。”

能撿到你這樣的寶貝,用儘了一生的好運吧?

顧北風這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……啊,她剛剛,似乎冇有考慮過他在身邊呢。

不過,在她心中,他是她最信任的人,她也從來不曾防備他。

眨了眨眼,軟軟的說:“哥哥,我就是……隨便學了點電腦。就那手機不太好使,我其實想自己組裝一部手機。”

她之前的手機丟了,便也冇有找。

“嗯,需要什麼,我幫你。”既然是自己組裝手機,需要的零件也有很多。

江野慣著這祖宗,她要什麼就給什麼。

“唔,不用啦……那零件不太好找,我自己來就行。”顧北風眨眨眼說,江野……他無語了。

所以,他是註定了要吃軟飯嗎?

“寶寶這麼厲害,我很有壓力呢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