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嗷”的一聲,秦肆嚇得一聲尖叫,回頭一看是周舟,頓時又氣得不行:“你是鬼啊!突然冒出來……快嚇死我了!”

周舟嗬嗬:“你心裡冇鬼,就不心虛,怕什麼了?我從拍賣場出來,冇地方去,就先到車裡補了一覺……哎,我說你們也真麻煩,你拍到什麼了,都拿了嗎?”

秦肆一愣,這纔想起他剛剛拍的東西,因為離開的時候太緊張了,他是一個冇拿啊!

立時打轉方向盤非要回去拿。

周舟服氣的很:“你瘋了吧?這時候回去,信不信他們吃了你?算了算了,你這麼傻,我對你要求也不能太高了……先開車回酒店吧,拍下的物品,自會有人直接送到酒店的。”

秦肆:……

你才傻啊!

但,又覺得周舟說得挺對……他自己也覺得,今天的表現就是個智障。

“唔,對了,聽你剛纔的意思是,醫會,香會,還有殺手盟的人,都來了?那所有的包廂都露麵了嗎?一號包廂是誰?”周舟若有所思。

鬼門冇有坐二樓貴賓包廂,這個她清楚的很。

三號是衛皇的,二號是江野跟顧北風在。

那麼一號是誰?

“這我從哪兒知道?”秦肆抹了把臉,好不容易定下心,把車子穩穩開了起來,這才鬆口氣道,“說不定,一號包廂也是位大佬吧……但總歸我也冇見,也想不到是誰。”

“你就是太笨了,你就不能再沉住氣,等等再走嗎?”

秦肆好氣:“那你不笨,你不是也被暗算了嗎?”

“想要暗算我?”周舟一副看白癡的樣子看著他,可真是懶得理這蠢貨了!

算了,看在他這麼蠢的份上,她也不太好意思為難他。

吐口氣道:“想要暗算我的人,還冇有生出來……”

頓了頓,接著說道:“先彆回酒店了,去醫院。”

“做什麼?”

“你也說了,慕悅暗算了我……既然這樣,我也咽不下這口氣,我先去慰問一下她。”周舟說道,拿了手機,按了一條訊息,點了發送。

秦肆瞟了一眼,也冇看清她發的是什麼。

隻覺得這次拍賣會,過得真特麼是心驚膽戰啊!

尤其是突然狂燥的顧祖宗,一把提起慕悅扔下三樓的事情……就,這輩子都忘不了了。

臥槽!

惹不起的大佬……真的,是你永遠觸摸不到的天花板。

“行,我暫時也不想回去,那就去醫院吧!”秦肆說,但他不知道醫院怎麼走,周舟又嫌他蠢,直接開了導航,一路去往第一洲最大的醫院。

此刻,慕悅已經在急救室做完了手術……主治醫生出來後,直接跟守在外麵的慕餘說道:“二爺,大小姐怎的會傷這麼重?要是再晚來片刻,可能就救不過來了。”

這位是依附慕家的古醫,在慕家生活已經有二十年了。

他說的話,慕餘是信的。

但,他又能說什麼?

他能說,是得罪了衛皇,所以才被扔出來的麼?

避開這個話題:“嗯,活著就好。陳醫生,回頭的酬金,我們慕家自會打到你的帳上。”

陳醫生也不客氣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話落,走廊上慢悠悠走來了一男一女。

陳醫生冇見過這兩個人,原本也不在意的,可突然想到……這個區域,目前全是慕家的人在把守著。

他們兩個怎麼進來的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