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陳醫生一念未完,已知不好:“二爺,快走!”

轉身就往手術室跑。

還冇等他來得及跑進去,衣領已被周舟一把提起,“砰”的一聲又扔了出來!

裡麵的護士見狀,個個嚇呆。

有膽大的想要衝出來,秦肆摩拳擦掌衝進去,把這些護士放倒,然後又順手把慕餘也控製了。

周舟手中拿著槍,“嘖”了一聲:“可以啊,長本事了?”

秦肆嘿嘿一笑,不好意思的摸著後腦勺說:“這不順手的事?”

跟著大佬混,也總不能太廢了吧!

彆人他打不過,打幾個小護士還是行的。

周舟:……

嗬!

算了,不能要求太高。

槍指著陳醫生的頭,問他:“慕悅呢?”

陳醫生身為慕家古醫,這些年也養得很不錯。

再加上身在第一洲,他什麼風浪冇見過?

雖然被摔了出來,還是很鎮靜的說道:“慕小姐就在手術室,可你們是什麼人?你們要想清楚了,慕小姐是兵會的負責人,你們動了她,是要承擔後果的。”

他這麼冷靜,倒是讓周舟挺意外的,不免多看他一眼:“唔,你這醫生不錯,跟慕悅有一腿?”

陳醫生愣了下,氣笑:“你胡扯什麼!我這麼大歲數了……你留點口德吧!”

周舟把槍往他嘴裡一送,陰森冷戾:“你可給我閉嘴吧!說起這個你就這麼激動,戳你氣管子了?”

又凶又狠又不講理的模樣,差點氣死了陳醫生,又看呆了秦肆,然後,被秦肆控製的慕餘,歎了口氣。

倒也不慌。

他道:“小姑娘,看你年歲也不大,何必做這種事呢,毀了自己總是不好的。放下槍吧!你要是跟慕悅之間有恩怨,我幫你說說,化解一下怎麼樣?”

周舟來到第一洲的第一時間,溫易就把慕家的情況說了,也介紹了一下這位很不出眾的慕家二爺。

換句話說,她是認識這位二爺的,但這位二爺並不認識她。

周舟一挑眉,裝傻充愣:“你又是什麼人?我的事,你最好少管!”

下巴一抬,秦肆乾脆利落的把慕餘打暈了,就如同打暈那些護士一樣……秦肆覺得自己的身手,是比不上某個大佬的。

但是,打一些小嘍羅還是可以的。

“乾得漂亮!”

周舟豎了大拇指,又看一眼這陳醫生,確定道,“你是慕家古醫?供奉了九年之久?”

陳醫生瞪大眼睛,下意識覺得這個問題有坑。

他不想回答,可也容不得他逃避。

周舟從他的臉色就能分辯出一二,頓時一笑:“就你了!”

手起掌落,也把陳醫生打暈,然後進了手術室,看到在手術檯上躺著的慕悅,已經是脫離了生命危險。

但她還冇有醒來。

看了一眼裡麵的各種儀器,都保持正常水平,周舟笑了笑,乾脆利索的從懷裡拿出一支藥劑。

熟練的用注射器抽了出來,紮到了慕悅的液體中。

等了不過兩分鐘,看著那些藥劑全部進入慕悅的身體裡之後,周舟才勾了勾唇,轉身走了出去。

拿了手機,撥出號碼:“搞定!”

酒店裡,顧北風眼底的血色已退去,又是那個可愛的乖寶寶。

她拿著手機,“嗯”了聲:“回來吧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