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風姐,這就走了?”

秦肆愣愣的看一眼後備箱裡的女人,再看看已經轉身要走的顧北風與周舟。

整個人就有點懵。

這,費了天大的勁,隻是看一眼,這就走了?

周舟回頭:“唔,不走,那你要如何?”

秦肆:……

不不不!

他不是不走,他是搞不明白大佬這操作啊!

“這裡不是華國,是第一洲。”周舟笑了一下,意味深長的說。

秦肆倏然懂了,又好像是冇懂。

顧北風上了車,車子已經發動,周舟跳上去說道,“祖宗,車開慢點。”

秦肆想到剛剛被周舟開車支配的恐懼,整個人就不好了。

瞬間把慕悅忘到了九宵雲外。

連忙安全帶綁好,雙手抓牢,緊張的說:“風姐,大佬,顧神……講真,咱穩當點啊!”

啊啊啊!

坐彆人的車要錢。

風姐開車,這要的是命。

顧北風聽著這一連三個不同的稱呼,忍不住挑了下眉,“啊”了一聲道:“知道了。”

下一秒,車子緩緩的開出去,但很快,速度衝上來……可居然穩得很。

秦肆:……

誒呀,大佬也有聽話的一天。

太棒了。

“祖宗,順帶查了一下,那個陳醫生,就是這些年來,被慕家供養的古醫……這不,順手請慕小姐換個地方的同時,也請陳醫生換了個地方。”周舟偏頭看著開車的大佬。

嘖!

雖然大佬表現出一副完全人畜無害的模樣,可週舟就是知道,大佬現在心情並不好。

問她:“出了什麼事?”

顧北風有些詫異,周舟能看出來。

不過,周舟這麼多年跟她在一起,看出來也不意外,說道:“酒店遇襲,哥哥受了傷。”

話音落下,秦肆猛的震驚:“不是吧,大佬,野哥那麼棒,他也會受傷?”

棒?

顧北風莫名想到江野的身材,的確是很棒。

抽了抽唇,說道:“玻璃炸了,碎片刺中了他……小傷,無大事。”

如果真是傷重,她冇心思出來的。

“唔,那下一步,去哪兒?”周舟問。

顧北風看一眼車窗外的景色:“那名古醫?”

“臨時基地。”周舟聳聳肩。

顧北風看了一下路線,不用導航,已經很快開了出去。

兩人像是在打啞謎,秦肆在後麵聽著,感覺自己什麼都聽了,但又好像什麼都冇聽。

什麼基地啊?

高大上麼?

來一趟第一洲,幾乎所有的事情,都重新整理了秦肆的三觀。

還有是周舟……這也是個隱藏的大佬吧!

車子一路開出去,到了所謂的臨時基地。

還真是一個基地。

依山而建,安保森嚴。

顧北風開車進去,直接瞳孔驗證。

周舟跟門崗打了聲招呼,秦肆登記一下資訊也進去了。

車子一路熟練的開往停車場,秦肆已經吃驚的張大了嘴巴:“顧,顧神,你之前來過這裡嗎?”

“嗯,偶爾會過來。”顧北風道。

她說的不是來過,是過來。

前後順序的不同,完全就是另一個意思。

“過……過來?”秦肆的嘴巴已經完全合不上了。

真的。

這次到來第一洲,他開的不僅僅是眼界,還有智商!

就,特彆懷疑這個所謂的臨時基地,是大佬的私人產業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