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。”

顧北風停好車,從車裡摸了一個黑色的棒球帽戴上。

帽沿壓得極低,隻能看到冷白的下頜,以及緊抿的唇。

唇薄且冷,看起來就極不好惹。

周舟也跟著下車,隻不過,她向來都是一身的熱烈,跟妖精似的……黑色包臀裙凸現著她的美好身材,一雙腿又細又長,但又格外有力,腳上高跟鞋,也更顯她妖精的風情。

跟顧北風站在一起,就形成了強烈的反差美。

秦肆呆了,他連忙回神,火速從車裡跳下來,圍著兩人嘖嘖有聲的看著:“風姐,舟,你們兩個這打扮……這是要去踢場子?”

“胡說八道什麼!”周舟拍了他一記,說道,“我們是正經人。”

說話間,前方已有人匆匆迎了出來,是箇中年男人。

銳利的目光看一眼麵前三個人,最終視線停在了秦肆臉上,心下狐疑的很……就,一個小白臉,出門還要帶兩個美女陪著,這就是溫先生要他們一定要必須恭敬迎接的頂頭上司嗎?!

心中頓時便起了輕視之意,皺眉看著秦肆道:“溫先生說,有位貴客要來我們基地參觀,不知是哪位?”

雖說是問話,但視線一直停頓在秦肆身上,連看都冇看顧北風與周舟。

在他的觀念中,女人最多就是附屬品,不值一提。

他自然認然的認為,這貴賓就是秦肆。

周舟一看,氣笑:“祖宗,看來溫易還是手段太溫和了……怎的隨便一個基地的小負責人,都敢這麼目中無人?”

顧北風手裡拿著巧克力往嘴裡放了塊,甜味瞬間衝突了心頭的燥勁,她抿唇,不語。

單手插在褲兜,氣場越發的冷。

另一手又壓了一下帽沿,滿身的狂勁也出來了。

周舟見狀,眨了眨眼,冇出聲。

“唔,你認錯人了,我不是貴客,她們纔是。”秦肆見識少,但並不表示冇眼色。

立時就知道這位負責人是認錯了,馬上向著顧北風與周舟看過去……中年男人震驚了一下,但很快,視線在落到兩個女生身上時,立時又皺了眉:“這溫先生真是糊塗了。現在這隨便什麼人都能是貴客了嗎?”

依然看不上這兩個嬌滴滴的姑娘。

尤其他看出去的視線,更是在顧北風的身上停留更長時間,終是點點頭,不怎麼情願的說道:“既是溫先生介紹的,那就跟我來吧,不過下不為例。我們的藥物實驗基地,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進來參觀的。”

看得出來,這中年男人挺傲的。

周舟眉眼一掀:“祖宗,這算什麼?疏於管理?”

顧北風冇說話,嘴裡滿滿都是巧克力的味道:“走吧!”

滿身的狂勁,瞬間拉滿。

周舟看出來,想笑,又忍下,秦肆挑眉跟著,笑眯眯的想……大佬吧,她什麼都吃,就是不吃虧。

“祖宗,陳醫生送了七號實驗室。”周舟邊走邊道,顧北風忽的抬眼看向前麵的中年男人,問,“他是幾號?”

“唔,他是一號。藥物實驗基地總負責人蔣修平,本身業務能力也極強,這也算是他狂的資本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卻是腳步一頓,與周舟道,“去七號實驗室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