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周舟往裡麵看了一眼:“應該還冇什麼發現。”

頓了頓,又道:“如果有發現,他們會通知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也不急,看了眼時間,站在外麵等。

秦肆過來,一臉新鮮的看著玻璃裡麵的人說:“這鋼化玻璃做成的實驗室,倒是有意思。裡麵的人看不到外麵,外麵倒是把裡麵看得清清楚楚……這是怕受到外界影響嗎?”

鋼化玻璃?

周舟抽了抽唇,默默看他一眼,心累的很:“秦少,這不是鋼化玻璃。”

“那是什麼?”秦肆一呆,“該不會是什麼新型的材料吧?”

嘖!

真相了!

“說得很對,給個滿分。這個新型的材料,炸藥都未必能炸開。要不然你以為第一洲的藥物實驗基地,能隨隨便便弄個鋼化玻璃?那也太LOW了。”

周舟滿滿都是心酸。

突然就對這個看起來跟小奶狗一樣的秦少,冇什麼興趣了。

關鍵是,她冇興趣帶孩子啊!

之前是看中了他,覺得兩人培養一下感情也行,所以也冇多想,把他帶來了第一洲……但現在,越發覺得,兩人不僅僅是知識層麵不對等,這言語交流上,也頗有壓力。

或許,他們兩個根本就不合適。

這念頭一起,周舟就停不下來了。

顧北風敏銳的看過來,隻一個眼神,周舟就無奈的歎了口氣,搖了搖頭,顧北風皺眉……無語。

唔!

這種事情,她也不太懂啊。

總之,她隻喜歡哥哥就好。

“周爺,檢查結果出來了。”

實驗室裡麵走出了年輕的男人,也很擅於交談。

見麵逢人笑三分,笑著跟顧北風跟秦肆打了招呼,最後跟周舟說道:“周爺,這位陳醫生的大腦中,有人為植入晶片。我的建議是,如果不能想辦法切斷這晶片向外傳數據的話,那麼,就把他送回去,或者乾脆殺了他。要不然,古醫聯盟很快會找過來的。”

周舟:……

臥槽!

她可真是冇想到,這慕家真能捨得下手啊!

腦子裡植放晶片。

“是定位晶片?”

“有這種功能。但這種晶片,更多的是類似一種監控……我說句不該說的話,或許現在,這裡的所有一切,都被這晶片傳輸過去了。如果對方已經接收到,那會很快趕過來。如果還冇有接收……那大概是正忙。”年輕的男人聳了聳肩,半開玩笑的說。

周舟:……

盯了這男人一眼,跟顧北風介紹:“姐,這是宮擎。第七實驗室負責人。”

宮擎立時又笑眯眯轉向顧北風,兩手插兜,也冇握手什麼的,很隨意的樣子說著:“顧小姐,剛剛的情況,就是這麼個情況了……我是隻管檢查,但有關這種數據的事情,我也無能為力。或許,可以找下黑客那邊,但如果找到黑客……怕是也晚了。”

數據的傳輸,那隻不過眨眨眼的事。

很快的。

時間上怕是來不及。

“不必。”顧北風看一眼玻璃裡麵的實驗台,問宮擎,“我能用一下你的電腦嗎?”

“唔,你是打算,自己來?”宮擎立時反應過來,驚訝說道,“那晶片很複雜……”

“試試吧!”顧北風說,已經邁步走了進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