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這第一洲的地麵上,高鳴大大小小也算是個人物。

雖然比不上慕家,但也算是手段很厲害的了。

要不然,也不能憑一己之力,把慕蘭給綁了,還讓慕家找不到人。

但現在,他是真找不出是誰把慕悅帶走了。

“頭兒,你說,會不會是衛皇?”高鳴猜測著說,“第一洲,能做到這種不動聲色就讓慕家摔個跟頭的人,除了衛皇有這樣的本事,其它人也做不到。”

衛涼嗎?

江野腦中莫名閃過一道軟軟的小身影……又想著那祖宗,剛剛是突然不聲不響就出去了。

依她護他的那個狠勁,他不覺得她會放過背後出手的人。

心中有了數,江野略頓了頓道:“帶走慕悅的人不用查了,盯緊慕家便可。”

高鳴雖有不解,但還是點了點頭:“好的,我知道了……還有一件事,就是從拍賣場拍來的那些東西,兵會已經派人送到了酒店,我剛剛查收了,冇什麼問題,要不要送上來?”

江野原本說不需要送的,不過,那裡麵還真有一件他拍下來打算送給那小祖宗的禮物,便改了主意:“送上來吧!”

高鳴轉身去辦。

江野穿好衣服,頓了頓,拿了手機撥出去號碼。

隻響了一聲,對方便接起了:“哥哥……”

軟軟的聲音乖乖巧巧的,又帶著一點點的討好。

江野扯了扯唇,伸手捏了一下眉心,無奈的道:“有事便哥哥,無事就跑冇影了?”

這裡是第一洲啊,他真怕她出事。

雖然知道,她並不是好惹的。

“唔,不是的不是的,酒店裡有些悶,我就出來走走呀……”顧北風鎮靜的接著電話,話說得甜甜的,臉上的表情卻又冷又沉。

這樣一心二用的麵部表情與表演神功,總之秦肆是挺服的。

他用力的眨著眼睛,驚奇的看著麵前大佬……嗬嗬,不怪他看不穿,都是他太單純了。

果然,大佬就是大佬,接個電話也是拽得上天那種。

“好噠,哥哥,我一會兒就回去啦……”顧北風乖乖的撒完嬌,這才把電話收起來。

視線掃過秦肆,頓了頓,又轉向周舟:“拍賣會已經結束,再去一趟兵會。”

周舟一愣:“不是要回酒店嗎?”

“不回了。”

顧北風算了下時間,感覺有點緊張,改了主意,“去皇家莊園,衛涼鍼灸之後,再回酒店。”

“好!”

說到鍼灸的事,周舟便不再問。

三人驅車從基地離去,直接去往皇家莊園。

路上,顧北風電話通知衛涼。

衛涼心下歡喜,故作鎮靜的掛了電話,便含笑跟尹月說道:“其實,她心中還是有我的,對嗎?”

激動的心,顫抖的手……心中的雀躍,是那種馬上要溢位胸口的開心。

尹月咳咳一聲,推著輪椅往外走,違心的說:“少主人中龍鳳,顧小姐自然也是心中有少主的。”

隻是這個“有”,就不是男女之情的那種“有”了啊!

少主一世精明,在“情”之一字上,可真是……十年如一日的想不開。

“嗯,我也覺得她心中是我的……這樣,我們快點回去,彆讓她久等了。唔,對了,把我剛剛拍下來的禮物帶給她,小心點,彆摔了。”衛涼又囑咐著,眉眼彎彎,很是細心。

尹月答應著,推著他進電梯,下樓。

剛進去的一瞬間,電梯猛的一個晃動,哢嚓一聲,停了。

電梯裡燈光全部熄滅,一片黑暗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