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怎麼?不像嗎?”周舟道,“抱歉這個真相讓慕老先生措不及防了,不過沒關係,習慣就好,交出血竭吧!”

血竭這藥材,可是給顧祖宗要的……周舟是絕不肯放棄的!

那祖宗的燥鬱症,還有那些隱秘的毒素,也是時候要儘快解決的,要不然,成天提心吊膽的,也總不是個事。

眼見得周舟就這麼承認了,尹月跟尹西園,也很震驚的對視一眼……就,不知道說什麼纔好。

這位,鬼門的人?

兩人頓時又把視線轉到了溫易身上,溫易扛著火箭筒,眨了眨眼,笑咧了一嘴白牙,指著周舟說:“我上司。”

尹月:……

尹西園:……

鬼門真是臥虎藏龍啊,都藏到他們眼皮子底下來了。

“抱歉。彆的可以有,但這個血竭,老朽是真不知道了……一直都是兵會負責運輸。”慕益伯道,還在打太極。

周舟盯著他瞧了片刻,笑了:“看來慕老先生是要財不要命啊,既然這樣……我們走。”

起身,很灑脫的轉身離去。

三個人也全部跟上。

見狀,慕益伯眉頭緊緊皺起,有一種不安之感:“老二,你覺得,她是真走了,還是?”

慕餘也不知道。

他扶著父親站起身,向外看了一眼說道:“不管是不是真走了,這一關算是過了……爸,這地方不能住了,我們要趕緊離開。”

慕悅伯看一眼被火箭筒轟了一炮的屋頂,頓時氣得心肝肺都疼。

她可……真敢啊!

“還有,派人告訴慕悅,把嘴巴給我閉緊了!實在不行的話……”慕益伯半眯了眸子,眼中一道毒芒閃過,“那就舍了吧!”

冇用的東西,隻能被踢出家族。

“知道了爸,這事我親自去辦。”慕餘低聲說道,扶著慕益伯往外走。

兩人剛出小樓,迎麵一道閃光倏然而至……慕餘看到,頓時頭皮發炸,大叫一聲:“小心!”

直接把慕益伯撲倒,兩人重重撲在樓前的水泥地上。

轟!

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震響……身後精緻的三層小樓,“嘩啦”一聲塌了。

來不及震驚,甚至來不及多想,慕餘一把提了慕益伯,縱身衝了出去。

剛衝出去不遠,“噠噠噠”,一梭子子彈打在腳下,生生又止住了他衝進去的速度。

慕餘猛的抬頭,臉色難看的看出去。

周舟一身黑衣,張揚得過分!

溫易肩上的火箭筒還在冒著青煙,周舟舉起手中的機關槍,咧了咧嘴,打個呼哨:“不好意思,手滑了……”

一聲大喊:“走嘍!”

一群人,來得囂張,去得更狂!

慕餘眼睜睜看著那車輛衝出去……再怎麼好脾氣的他,這會兒也生生嘔出了一口血,氣的。

可真是,欺人太甚!

“爸!這事不算完!”慕餘抹把臉說,慕益伯沉沉看出去,一字一頓,“好,真好!我慕家……多少年冇被人這麼欺負過了?”

臉丟了,家也冇了。

他的心血啊!

慕益伯喉嚨一甜,張嘴一口鮮血吐出,仰頭便倒!

而另一方麵,周舟帶著人,一路返回皇家莊園,同車的尹月跟尹西園看著她的目光,如同見了鬼。

“在看什麼?”周舟問,“我長得好看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