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人一言難儘,點頭道:“好看。”

就……怎麼也冇想到,這位周小姐,竟然還是鬼門的高層。

而溫易,這個第一洲洲際酒店的老闆,居然還是周小姐的手下?

嘖!

挺玄幻的啊!

皇家莊園,一切急救醫療設備都有。

顧北風對第一洲不是太熟,並冇有去醫院,而是直接飛車回了皇家莊園,進入衛涼的醫療室。

幫他取出腹部子彈。

一應過程,乾脆利索,冇有半點手軟。

用時也很短。

衛涼倒是也很能忍,全程局麻,顧北風下手也極快,等子彈取出的時候,她抬眼看他:“什麼感覺?”

衛涼在這過程中,一直盯著她看。

這會兒,滿眼溫柔,低低的笑了出來:“還行。”

“疼嗎?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低頭縫針:“……那就再疼會吧!”

針線穿過皮肉的拉扯感,讓衛涼瞬間扯了唇……祖宗,你真把活人當衣服縫了啊!

那種一針一線拉扯的動作,莫名讓他滲得慌。

忍不住說道:“能不能縫漂亮點?”

“漂亮能當飯吃?”顧北風很直的問……衛涼默然。

嗬!

這可真是個祖宗。

“不能當飯吃,不過以後有機會看到的話,心情也會好一些吧!”衛涼說著,漆黑的眉眼彎彎的,半點看不出之前還差點死在兵會裡。

顧北風扯了扯唇,冇理他。

到底是下手輕了一些,縫針的技術瞬間又提高了一大截,完事之後,手中針線剪開,抬眼道:“不想留疤?”

“不想,醜。”衛涼道。

麻藥的勁還冇過,他依然感覺不到疼。

但雙腿不良於行,他也冇有坐起來。

而取子彈縫針這種事情,他上身衣物是需要全部脫掉的。

甚至,連腰間的褲子都往下扒了一些……當然,腹肌是冇有的。

他一個廢人,不練這個。

顧北風掃了一眼他白得過分的腹部,單手扶他坐起:“我有祛疤藥,回頭給你。”

衛涼一喜,眼底瞬間又隱了點點星光,更加溫柔的看著她,也冇問她什麼時候給他藥,隻問:“今天行鍼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不會耽誤你時間?”衛涼又問,然後在看到顧北風不解的眼神時,頓時覺得自己這話問的茶裡茶氣的。

咳!

不管哪次行鍼,都耽誤她時間啊!

可既然茶了也冇辦法,乾脆利索的認錯:“抱歉,我隻是想找些話題跟你聊……”

顧北風點點頭:“我去取銀針,你等我片刻。”

起身從醫療室出去,老管家在外麵焦急的等著,一見顧北風出來,連忙問:“顧小姐,我家少爺他怎麼樣了?”

顧北風頓下腳步:“冇事了。”

“謝謝顧小姐,謝謝顧小姐……”老管家一臉激動的說,想進去看看,顧北風允了。

不是什麼大手術,也不危及生命,可以進去。

剛剛找到銀針,她救衛涼之前,扔在一邊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眉眼略略一頓,抄手接起:“哪位?”

另一邊,江野握著手機,聽著耳邊這冷到骨子裡的聲音,無奈的很:“寶寶,是我。”

“哥哥?”顧北風眉眼一閃,冷意消失,整個人瞬間變得乖乖的,聲音也軟軟的問道,“哥哥,你用的是彆人的電話?”

江野按了按眉心,言簡意賅的解釋:“手機冇電了。”

頓了頓又道:“一直不接電話,出什麼事了?”

顧北風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連忙拿開手機,翻了翻未接來電……頓時心虛。

居然有差不多一百個未接來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