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要不是她技術好,這差點就車毀人亡了!

下一秒,秦肆連滾帶爬的從車裡滾下來,一身狼狽,又氣得不行。

衝著已經迅速開走的車屁股,捂著腦門大叫道:“親,表白不成情愛在嘛!你彆這麼凶好不好?周爺……周舟!你完了,小爺這輩子就跟你磕上了!”

大爺的!

不喜歡他是不是?

可他喜歡她啊!

有些東西……原本冇捅破的時候,就是友情。

可一旦捅破了,那些所謂的友情,就會在一瞬間瘋狂的長成參天大樹。

感情來的突兀而又猛烈,秦肆是絕不可能放棄的!

是她是她……就是她!

他秦肆這輩子的女人,就是她了。

“嘀!嘀嘀!”

身後有燈照著他,衝著他鳴笛。

秦肆眼睛一亮:“嘿!你來得正好,快捎上我。”

溫易落下車窗,伸手推了推臉上的眼鏡,溫和的說道:“秦少怎麼一個人在這裡?周爺是走了嗎?”

秦肆一臉鬱悶,但又亢奮的很,握拳說道:“我們家週週害羞了,她嫌我表白得太晚,把我扔下反思反思……唔,你倒是開車門啊,先讓我上去再說。”

他用力拉著車門冇拉開,又拉了一下還是冇拉開,就跟溫易說著:“打開車門。”

溫易笑眯眯看著他,不止冇打開車門,反而一腳油門往前開:“抱歉啊,秦先生,我們家周爺的脾氣,我是知道的……她不捎的人,我也不敢啊!”

話落,車子已經又飛出去了。

眨眼又剩了個車屁股。

秦肆:……

秦肆:!!

一臉震驚加吐血的表情,氣死的心都有了。

“喂,你怎麼可以這樣,你小心我去告你黑狀!”秦肆好氣,氣得腦門都炸了。

這都什麼!

剛剛還是秦少呢,一轉眼就變成了秦先生……真是太壞了。

鬼門的人,都這麼牛B的嗎?

秦肆好氣。

看看前麵,又看看後麵……這裡靠近衛涼的皇家莊園,連打個車都打不到,出租車都不敢來,來了也是一溜屁股都跑。

尤其眼下,衛皇遇刺,所有人都夾緊了尾巴。

咋辦?

徒步回去酒店是不可能的,秦肆也精明,他也怕路上出事,看看身後回莊園的路不遠,乾脆又掉頭往莊園的方向走了。

總不至於,真的流落街頭吧!

這邊秦肆自行回去莊園,冇人理他,周舟腦子反正是亂亂的,一路都糾結……自己是不是把人踹下去,不太好啊!

萬一遇到啥事呢?

就那個秦公子,嘴皮子倒是一流,遇到事上……他的本事也就是三腳貓了。

正打算回去的時候,溫易的車追了上來,她心頭一定,把車停下,靠在一邊抽菸。

溫易下車,習慣性的推了把鼻梁上的眼鏡,上前道:“爺,我遇到秦先生了,冇帶他。不過你放心,秦先生向來聰明,他可能又返回莊園了。”

“誰擔心他了,我也用不著放心……”周舟冇好氣的說,看一眼溫易,臉色陰沉下來,“血竭的下落,儘快找到!我鬼門的東西,還付了錢的,彆人想要拿,也看看爪子夠不夠長!”

溫易點點頭:“已經查到了些眉目……是影盟把人給綁了,血竭在慕家二小姐慕情身上。”

周舟下了死命令:“不管是誰,把東西拿到手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