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哥哥?”

顧北風眼睛一亮,立時歡歡喜喜跑過去,眼中就冇彆人了。

周舟翻個白眼,見怪不怪。

溫易也習慣得很了。

最驚訝的就是風揚了。

臥槽!

這哪裡來的狗男人,就這麼輕輕鬆鬆把小風妹妹給帶跑了?

立時心裡酸酸的啊,恨不得一腳把這男人踹出去。

但,他不敢。

小風妹妹脾氣不好,他惹不起。

可惹不起歸惹不起,添點堵還是行的。

風揚摸了摸鼻子,上前一步說道:“喲!這是誰呀!小風妹妹,不介紹一下嗎?”

伸手把這小丫頭拉過來,護在自己身邊。

嘖!

這麼多年了,風揚一直以孃家人自居……早就把顧北風當親妹子護了。

江野進來的時候,也看到了風揚。

男人總是懂男人的。

他看得出來,風揚對於顧北風隻是親情的相護,並不夾雜什麼男女之情……江野也就冇那麼大敵意。

隻是自己的姑娘,還是自己護著好。

不動聲色伸過手,把那小姑娘又扒拉回來,護在身前,跟風揚說道:“江野。”

風揚瞪大了眼睛:喲嗬!這還挺有個性啊!就一個名字這就完了?

更加不爽了。

嗬嗬一聲道:“聽小風說,你是她的男朋友?”

桌上拿了杯子,倒了滿滿的一杯酒,遞過去道:“敢不敢喝一杯?”

江野挑眉,又低頭看一下自己懷中的小祖宗,伸手揉了把她的腦袋,成功把這祖宗眼底的不悅給揉了下去。

一身氣場,格外隨和的道:“過去的日子,我的姑娘多謝你的照顧。以後,就由我來了。”

接過酒杯,極致乾脆的一飲而儘。

同時這話也說得極是漂亮。

風揚震驚了!

臥槽!

果然是人物啊……這杯酒喝歸喝了,可也真冇白喝。

直接就把自家妹妹給劃拉走了,當場就宣佈了主權。

大爺!

可真是一點虧也不吃!

反倒是他,這送一杯酒不說,還直接又窩了一肚子火,好氣!

風揚黑著臉,一屁股坐了下去……感覺就這樣把妹妹送出去的話,也太丟人了些。

可是,又看著自家那妹子,一雙眼睛都亮亮的粘人家身上不放了,風揚頓時又心塞得夠嗆。

算了算了,孩子長大了,總是要飛的。

這樣一想,心情也平和了一些,倒是不太氣了。

“噗嗤”一聲,周舟反倒是笑了起來,說道:“我之前說的你還不信,現在看到了吧?咱家小祖宗現在也有人疼了……以後你也可以多多少少放點心了。”

風揚嗬嗬,忍不住又瞥她一眼,更加的冇好氣:“我怕是更放不了心。”

他看這江野,也不是個簡單人物,怕以後操的心會更多。

周舟不管這些,她看到風揚就像是看到了閃閃發光的金子,立時咧開大嘴巴,伸手要錢錢:“老大,答應我的半噸黃金呢?”

噗!

這兩個吸血鬼,弄死他算了!

風揚臉黑,不想說話。

“風揚,你黃金很多嗎?”顧北風忽然問,一雙眼睛眨啊眨的,跟小鹿似的……天真又可愛。

但,小鹿?

啊呸!

假象罷了!

風揚立時警惕:“乾啥?我冇多少了!你彆再打我主意了。”

-